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早前在機場跟幾位從台灣來港的朋友飲茶聊天,也談到很多台灣和香港的關係。回家後,開始討論台灣的事情,反課綱、釣魚台問題,也有關於台獨的問題。大家都評論中共對台灣會否動武,也展開了討論,非常熱鬧。我不是國情專家,因為我不懂;我不是軍事專家,我又不懂,但我看中共,就以香港社團「黑社會」的角度,跟共產黨相題並重。

 

年少時,在住所附近親眼見過「刀光劍影」的景象,黑社會互相仇殺,利益追殺,很多時都搞出人命,有些四肢則沒有了一、兩肢。到八十年代開始,黑社會仇殺減少了。到九十年代,更用真槍實彈謀殺,通常這些命案的破案率很低。由於當年並不像今天的開放,因此要一條人命絕對不是困難的事。

 

從前我們談到黑社會,都會提到「反清復明」,這些社團組織很有系統和非常講究規矩。入會儀式做到足,要發毒誓等。以往的江湖中人,大部份都講義氣,也很尊重單位所訂立的一切規矩。例如「勾二嫂」,以往不是要命也要四肢,若果是另一社團的女士,相信性命也不保。即使你是得力助手,本身單位保你,也要付出一定代價。小弟親眼見過一名少年人,搞另一單位的「大嫂」,被打到頭破血流,後來更終身殘廢,經常在深水埗的天橋底相遇。以往工作時久不久就會見到他「返」監房「攞飯」。因為這是天條,毒誓還要「五雷轟頂」,終身殘廢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第一次進入監房「試更」,就是在祠堂的H倉,以前稱之為「度頸樓」,因為那個倉的附屬樓就是執行死刑的地方。在這些死囚之中,很大部份都是黑社會仇殺案的兇手,他們全都被判死刑,但不會執行那種。那時候,香港開始討論廢除死刑,直至我做了「幫板」後,這班人都由我管轄,一些人老珠黃,一些是念經念佛等。後來退休後,更在一些場合見到他們。他們很多都在出獄後,得到社團的補償,做了坐館之類。

 

談到這裡,我又要將大家拉回共產黨方面。回顧共產黨打仗的歷史,相信最大就是韓戰和越戰,後來就沒有大規模戰爭,或者真的是世界和平。不過,我就認為共產黨學乖了,因為只要守住自己領土,根本無人會打入中國。所謂列強侵入,外國勢力都只是一些鬥爭藉口,實在不會發生。因此就像香港社團一樣,不再用在這方面付出太多錢。以往,若果為「阿公」殺人,則有安家費。出獄後,更有特別安排。其實,這種做法並得不到同門欣賞,因為一些為單位打生打死都可能只得一點點利益,所以很多時見到一些曾為「阿公」辦事的,都只做一、兩屆便退下來。

 

共產黨就知道這個道理,只會養兵,不想出兵,因為出戰所耗的軍費,比國內的多好幾倍。官軍退下來,則找點生意,或者是找份公務員工作,又或者繼續在部隊工作。曾經跟幾位打過越戰的廣州義士飲酒聊天,從他們口中就知道,留在中國比出外打仗好幾十倍。最近,他們就組織了一隊義勇軍,準備到緬甸邊界打仗。後來,天天醉倒差不多兩個星期,根本無人想打仗。

 

說到這裡,相信大家明白中共是一個怎樣的國家。大家再想想香港社團的作為,你就明白。除非台灣真的搞「台獨」,否則怎也不會攻打台灣,所付出的代價比收獲少得可憐。不是說他不夠打,而是不想打。

 

至於「台獨」跟香港社團問題,另文再談。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台灣     黑社會     中共     吳廣明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