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委任副校長風波中,港大學生不滿「等埋首副」決定衝擊校委會,有委員罵學生是「紅衛兵」搞非法禁錮。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在信報專欄撰文,指委員的態度,最能折射出目前當權「新愛國」對年輕人的基本態度。

 

練乙錚認為,一些梁營裏頭的高級知識分子大教授,看穿了原來都是十足家長脾性的人物,稍見學生行動「出軌」,便條件反射須要發洩因而無限上綱。

 

無論是主角李國章、盧寵茂,還是新加入戰圈的劉遵義這一類高級知識分子,只懂得叫學生勤力讀書勿搞政治,「不是為了一己私利而別有用心,就是對國史及儒教傳統裡的『過激』的學生運動,太過無知」。

 

練乙錚認為,大學生要求校務委員在會議之後留下解釋重要決議,絕非李國章口中的「非法禁錮」,而前中大校長劉遵義劉遵義,公然主張要把涉事學生「監禁一天」、「罰社會服務100小時」,還臭罵學生是「混蛋」,而「混蛋」就有「雜種」的意思,堂堂前大學校長如此有失斯文、粗言穢語咒罵學生,練乙錚認為是「全世界古往今來學術界罕有」。

 

練乙錚指,若有人認為學生行為過激,那相對歷史上的學生行動,只是「蚊髀同牛髀」無得比。練以西漢末年、北宋及清初的學生運動作比較,直言自古以來學生運動的精髓,不在行為是否過激,而是是否觸犯到當權派官僚的具體利益。

 

練提出,從這些事例可以知道,便是在古代,正義的、代表民族正氣的學生運動不僅存在,「而且每每犯法、『過激』,其程度大大超越今天我們在香港見到的。」從歷史可見,自發的學運參與者都是極優秀的知識份子,他們願意暫時放下書本,擔當起時代要求他們擔當的重任,拒絕逃避,「五四運動、台灣幾十年來乃至最近的太陽花學生運動,其實都是跟這個古老的傳統一脈相承的;香港自1997之後特別是最近三年興起的大大小小學生運動,自然也一樣。」

 

資料來源:《信報》

Share On
Dislike
0
港大     練乙錚     李國章     任命風波     盧寵茂     劉遵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