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善莊主

宗善莊主,喜歡伊斯蘭政治研究

我們都知道,馬來西亞是一個世俗國家,但是國內伊斯蘭教徒為最多信徒的,當然也有其他的宗教,比如天主教、基督教、道教、佛教、甚至是原始宗教,都能見到它們的廟宇教堂。

在這裡,我想講的是,如果了解馬來西亞政治,首先是要了解當地的政治環境,因為即使是馬來半島 (西馬) 北面、中部和南面都有很大差異,而砂勞越和沙巴兩州則完全和西馬不同。這是因為歷史原因,歷史上,馬來半島原不是一整體去看,而是各州有自己獨特的政治和社會文化,北部比較濃伊斯蘭政治味道、檳城較保留華人文化,中部是首都也是國際城市文化圈,南部靠近新加坡比較開放。在英國人的殖民和馬來西亞這個名詞出現之前,西馬馬來半島是各州各自為政的,是英國人的殖民,把西馬馬來半島逐漸匯聚成「馬來亞半島」這個共同體,然後二次大戰後,西馬和砂勞越、沙巴、汶萊、印尼加里曼丹區開始思考國家前途的時候,經過各方政治力量的鬥爭,才出現今日所謂的「馬來西亞」、汶萊和印尼加里曼丹諸省的。

另外,在論及馬來西亞政治時,「離地」不討論伊斯蘭教因素對當地政治發展,實屬不智,如果僅徒以一般外國歷史角度,而不認真審視伊斯蘭教因素而去討論當地政治,是不明白馬來西亞史之舉。因為伊斯蘭教最大的特點,就是Bismillah文化,也就是「以真主之名」,在伊斯蘭教徒眼中,他們認為生活中的一切事,都要奉「真主之名」,方為合法 (Halal),所謂奉真主之名不僅僅是在宗教生活,而是包括家庭、學習、就業、社會行政、乃至簡單如飲食等,都要身、心、口一致地表現出來,政治也不例外。馬來西亞從巫統到回教黨,到一般的穆斯林,處處都可以看到伊斯蘭教文化,比如開政黨大會的標語使用Jawi、演說時多用借自阿拉伯語的政治用字、或者是「奉真主之名」提出施政、關心伊斯蘭教主題和穆斯林的權益等等,都是馬來人一般會關注的,而且會間接影響其他馬來人政黨或非穆斯林的政黨。例如回教黨想以穆斯林兄弟會的大綱為藍本,推行伊斯蘭法,因為他們認為「天啟」法律比人為法律完美。除使開明派伊斯蘭教尷尬,更使非穆斯林感到困擾和不知所措。這些,也是研究馬來西亞政治時必須要了解,貿然把這層因素拋開,是不全面。

納吉自上任首相後,政府經常有意無意地提出伊斯蘭教政策,甚至有明顯的馬來伊斯蘭本位中心施政色彩,包括官員多由馬來人出任、特意扶持國民型學校和減少資援華人和印度人學校,對伊斯蘭教和非伊斯蘭教採雙重標準。納吉在任期間甚至較多前往中東阿拉伯國家,並曾以首相身份前往沙地阿拉伯麥加朝聖,納吉的手下,經常「以真主之名」去合理化他們的歪理。用古代的術語,就是借助相權神授的意志控制整個政府機構和部門。隨著貪污腐敗醜聞越來越大、他越來越不安,不但是一馬基金,就是之前的核潛艇、蒙古女郎、趙明福事件、專機環遊世界、「警局火災是由火造成的」、突然換閣等等,他都一概不答或答得含糊其辭。甚至在MH370事件,真相未明反在深夜時份宣佈該殘骸乃MH370,然而法國方面卻未證實,納吉被批評利用MH370事件圖轉移一馬事件,甚至國民視其言行為國恥。反之,納吉越更加傾向宗教方面,有利用宗教心靈之事去轉移國民視線和控制人民之弊,越更反映他內心不安。

但事實上,即使是伊斯蘭政治,也提倡公義、公正、反誣衊他人、反貪污腐敗等等。試見他們之經文︰

《可蘭經》第2章第188節︰「你們不要借詐術侵蝕別人的財產,不要以別人的財產賄賂官吏,以便你們明知故犯地借罪行而侵略別人的一部分財產。」

《可蘭經》第4章第135節︰「你們不要順私欲,以致偏私。如果你們歪曲事實,或拒絕作證,那麼真主確是知道你們的行為。」

《可蘭經》第5章第62至63節︰「你看到他們中有許多人,急於作惡犯罪,超過法度,吞食賄賂,他們的行為真惡劣﹗一般名哲和宗教學者,為什麼不禁止他們的妄言罪惡,吞食賄賂,他們的行為真惡劣﹗」

至於砂沙兩地之政治,更不可能將西馬的一套理解模式,運用在那裡身上,因為他們歷史上和西馬是沒有統緒關係,要了解砂沙兩地政治,首先必須要了解汶萊和沙砂的關係,以及西加里曼丹傳統政治歷史和沙砂政治的關係。這點,很少人在研究的時候會留意到。其次,不要忽視汶萊在沙砂、加里曼丹諸省、菲南蘇祿和Mindanao地區的影響力,汶萊雖然沒有在行政上管理這些地區,因為已經給了馬來西亞和印尼,但實際上汶萊利用經濟和文化的影響力還是存在的,比如之前提過的教胞聯誼、扶助菲南Cotabato (Kota Batu) 興建清真寺等等。汶萊對這些地方的態度是「我們並非同一個國家,但我們是好兄弟、好朋友」,汶萊對這些地區影響力,多少是想牽制西馬政府和雅加達政府在當地的影響力,以保障汶萊國家安全的。

研究大馬政治,地域差異很大的,絕不可用同一想法或制度而視作為全國之特徵。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