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月22日般咸道旁擋土牆1棵石牆樹塌下導致2人受傷,路政署安排樹木專家檢測其他5棵石牆樹,最後路政署於周五晚宣佈將逾百年的4棵石牆細葉榕移除。事件引起當區居民不滿,認為當局未有以保留古樹為大前提加以修復,今日下午社區組織「西環飛躍動力」發起到古樹舉行悼念集會,並在古樹砍掉後留下的樹幹掛上氣球及心意卡,批評政府「假保育」。
 

居於西環多年的前無綫新聞主播伍家謙亦在facebook撰文悼念無故被斬的石牆樹,他指,老樹是西營盤最具代表性地方之一,安全問題固然重要,但「除了一刀砍掉,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法?明白的,我明白的,引刀一斬,無手尾根(跟),是最方便、最不會錯、最唔使用腦的方案 - 如果決定這事的人有腦的話。在人人關心全球暖化和極端天氣等議題時,香港就於史上最炎熱的立秋日砍掉老樹幾棵,諷刺到極。」

 

伍家謙表示,百年老樹「你們沒有錯,錯的是人,對不起,真的非常對不起」。

 

伍家謙facebook全文如下:

我沒辦法用文字告訴你我有多難過。

 

在第二街住了近三十年,每從銅鑼灣回家,初時必選西環Van;有時太累,不想從大道西沿正街走長命斜上第二街,就取「上路」,乘巴士:23、40號,還有那在中環兜來兜去的40號M;在般咸道下車沿正街往下走,落斜總比上斜舒服一點吧;到後來,這幾輛巴士成回家首選:巴士沿堅道上般咸道,沿途都是那種拿出傻瓜機隨便拍,都可拍出給旅發局作宣傳用的漂亮照片的好風光。獨有的老香港味道,沒有金舖沒有化妝品連鎖店,很寧靜。

 

下車的車站,正好位於老樹下方。二十多年來,走過他們庇蔭的次數,沒有一萬,也有幾千。昨天接受保育組織的訪問,著我挑幾個能代表西營盤的地方,其中一個,我就選了這裏;當我還在嘆息早前大樹雨中倒下,訪問我的朋友說:「其他幾棵今日都斬埋喇!」

 

以後,在那裏候車再沒大樹遮陰了,下雨也沒有地方躲上一會兒了。想起多年來每次在巴士上層遠晀老樹,等到樹枝輕微擦一下車頂,就知是時候下車;看到他們,我就有那種「我返到屋企喇」的感覺,現在,沒有了,甚麼都沒有了。

 

當然,安全問題最首要。但大樹為何倒下?施工前有否注意?除了一刀砍掉,有沒有更好的解決方法?明白的,我明白的,引刀一斬,無手尾根,是最方便、最不會錯、最唔使用腦的方案 - 如果決定這事的人有腦的話。在人人關心全球暖化和極端天氣等議題時,香港就於史上最炎熱的立秋日砍掉老樹幾棵,諷刺到極。

 

百年老樹,砍下用不上一天;對我而言,倒下的不止大樹幾株,而是我身體的部份死去。再見了,謝謝你們多年來的辛勞陪伴,作為在你庇蔭下成長的一個西營盤人,我會永遠的掛念你們。

 

你們沒有錯,錯的是人,對不起,真的非常對不起。

 

Share On
Dislike
0
伍家謙     西營盤     般咸道     石牆樹     詹志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