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晨

不是作家。只喜歡文字創作,希望作為一個平台,令大家閒時可以看到些會心一笑的文字。

政府接近弱智,不是甚麼新鮮事。
在劈樹一事上,他們只是在「從一而終」,
對香港事物只有放棄,從來欠缺保護與協助。

新一代買不到樓嗎?那就別買好了,留給國強暴發戶。
他們輸入新香港人,懶理你當一世樓奴。

小店捱不了貴租嗎?那就結業好了,留給大財團資本家。
甚麼香港文化的東西,只是給文青打飛機的地方吧,留來幹嗎?

你們反對政府嗎?通通收監就好了,《振英律法》中有「阻差辦公」、與「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只要運用得宜,你那天開過電腦都死。
民主嘛?你們確定童話都是真實故事?

鉛水超標了嗎?找水喉匠、找承辦商就好了。再做樣子消消毒,待兩三個月後你們都忘了啦。
承擔責任?用特權法?你們用普通話說一次吧,廣東話他們都懶聽了。

三跑高鐵?錢都出了,頭已濕,反正你們都罵累了。
為何不想些點子去為香港慳錢?操你媽的,當中有很多利益的嘛,當官的怎可能只服務大眾?

對呀,方法單一、毫無遠見、得過且過。
不作措施護樹、不理會沒太多倒塌風險、不考慮社區輿論、不思索其文化價值。

小至斬樹、大至社會施政,
佢哋只係保護自己,同時放棄我哋。
人家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
計我話「百年樹木,終將毀於幾個廢人」。

 

Photo@patrick cho

Share On
Dislike
0
張晨     般咸道     石牆樹     古樹被斬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