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Vong

澳門大學法學院畢業,從事旅遊博彩業,年少時食過夜粥

去年,澳門民間組織發起了一次民間公投,澳門官員,時任政府發言人譚俊榮,也跟隨中央大員的口水尾,評價民間公投為「非法、無效」(見澳門日報2014年7月9 日)。


其實我最先聽到「非法、無效」這種形容方式,是日本政府向私人租用尖閣列島(釣魚島),中國政府就大叫上述四字。
「非法、無效」若作為政治套語或口號,我就並無意見,但地方芝麻綠豆小官吏們,也這樣的百犬吠聲,真夠難看。我在去年在愛瞞日報也有文章討論過,民間公投並不是非法,因為市民的行為實際上,遵循是意思自治原則,市民跟市民的行為法律不禁止則可為(見本人文章,愛瞞日報《民間公投有效又合法之為什麼我認為民間公投不非法?》)


而且,我認為公投「無效」更為大錯特錯,我認為民間公投旳法律後果實為「不存在」,因為如果民間公投真為無效,即等於承認這個民間組織的法律地位和公投本身己經成立,而只係缺少部份元素 (見本人文章,愛瞞日報《民間公投有效又合法之為什麼我認為民間公投不是無效?》)
當然,上面的都是本人愚見,如你要看真正權威的看法,則可看審終法院 100/2014 號裁判,終審法院只係認為公投是一個無法律規範 (praeter legem) 的行為而己,更加無什麼民間公投是違反基本法的說法。


從廉政專員一職來到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當了主任的馮大法官,不知是否也想要幹一番新作為,把原本輿論早己淡忘、只有「當年今日」才會再聽到的「民間公投」,又抬出來。

事件的最大爭議在於當局指控民間公投組織,所僱用的數據中心Cloudflare,澳門政府聲稱有「資料」顯示其伺服器位於美國,「公投」的過程中,組織有把用戶資料轉移到外地,而把個人資料傳送出國外,必先得到政府的批准。所以,現在組織「轉移」個人資料到外地,屬違法行為。
而公投組織則反指即使ip顯示在某地,因數據負荷平衡,可同時由世界各地多個數據處理,故此,ip不能證明資料有或無轉移到這一個地方。之後,當局就以香港和歐洲的政府文件(不是法律,也不是判例)作為依據,指此次公投行為涉及的電子技術,已經符合「轉移」資料的定義。
而民間公投組織領袖之一的周庭希,則認為:「政府引用歐盟對雲端服務的立場文件,指控轉移個資料。但個人資料辦公室只屬斷章取義。歐盟文件提及的個人資料轉移是涵蓋”故意轉移予接收者”以及”允許予接收者接觸資料”。而公投組織亦有作出加密保護措施,防止資料外流,即使對雲端供應商亦然。基於個資辦所引用歐盟同一文件的定義,民間公投不會被視為個人資料轉移。」(愛瞞日報有更詳細報導)


好了,以上電腦專業問題,我實在非常難判斷誰是誰非,但我只想問,個資辦在援引歐盟的文件和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文件的,以解釋「轉移」的定義時,不要說一個歐盟的文件,即使係歐洲人權法院的案例,是澳門法院可用的法律依據嗎?是澳門的法律淵源嗎?如果今天官方援引一個文件,用以作為控告民間公投的法律依據,說這是和國際接軌,那麼市民明天就要搬出歐洲法院對言論自由、工會、選舉和被選舉權的解釋時,澳門狗官們,你又是否會”曉以大義”,說一切都是美帝陰謀,澳門也有個說不清的國情區情呢?


更甚的是政府在借用香港私隱專員公署的”指引”,去解釋澳門法律中的「轉移」定義時,我就要問,為何要用香港法解釋澳門法,而不是中國、台灣、英國、葡萄牙呢?而借用這個「指引」時,你又有否問過香港的法律界的意見,又有否查過香港法院有否這類案例和法官又如何引用呢?
若果澳門政府單純google一下,去香港政府部門的網址,下載人家的文件,就作為解釋法澳門法律的方法,那麼識香港法,不就是識澳門法了嗎?律師公會又會否放棄他們行之有效的"專業保護"制度,讓香港律師來澳執業呢?


另一個爭議之處是,政府援引了歐洲的一個意見書,稱要保護兒童(見下網址)。民間公投的年齡限制是十六歲以上,政府認為若果未成年人在民間公投中,聲明同意公投主辦單位收集其個人資料,這種同意的有效性是有疑問的。的確,未成人未有足夠的能力去作出「同意」,但在澳門的法律之上,這種同意不是無效,而是處於可以被其監護人撤銷或確認的狀況之中,所以,我想即使十六、七歲未算成年,但他們的這種同意也是可接受的,因為法律制度早己留給父母申請撤銷權力,政府以此批評民間公投的主辦方,也是令人不解的。
澳門政府今次翻炒一個早已冷掉的事件,在政治上,我的評價是愚蠢。
(民間公投電腦技術方面的爭議背景資料https://www.dropbox.com/s/f4hoznq5z9nal6d/15%20July%202015%20-%20GPDP's%20accusation.pdf?dl=0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