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兆恒

八十後,大學電腦系助理教授,業餘音樂工作者。小時候最尊敬的政治人物是吳明欽。從不斷進步的88、91、95年,走到不斷倒退的今天,也渴求真普選。

1. 為何要撐? 因為對環保有利,更是推動市場進步的動力

 

a) Uber 是共享經濟

Uber 提供介紹出租車的服務。他們收取介紹費為乘客介紹司機,然後Uber會付款予加盟的司機。過程中乘客和司機沒有現金交易,乘客一到目的地就可以下車,方便快捷。

 

本來有座位空著的車,因為附近乘客的要求,而被充份利用為載客量。司機可隨意決定何時接受Uber生意,也可自由選擇喜愛的行程。這就是優化現有資源的共享經濟。

b) 環保研究數據

關於Uber模式,還未有直接的研究數據可參考。但類似的汽車分享模式(car sharing),已有研究證實對環保有貢獻。UC Berkeley 的 Susan Shaheen 研究發現,平均每分享一輛車,就可減少9至13輛車 [1],Zipcar 的研究更指出可減少15 輛車。Susan Shaheen 也指出 car sharing 令每戶家庭的平均擁車數由 0.47 跌到 0.24 (分析了6281個家庭),而且用家會傾向使用新車,更節能 [3]。既然Uber以現有的汽車,提供更多載客量,相信買車的人會減少,路面空車的數量也會減少。

 

交通擠塞的一大原因,在於同時間有太多車輛行走。Uber 的出現,正是將現有路面資源,作更佳分配。

 

所以,Uber 是環保,是資源善用,更可改善交通擠塞問題,對城市發展相當有利。

 

c) 市場進步的動力

另一方面,因為市場變得更自由,在競爭下,用戶體驗也會提升。舉例,司機態度會變好,搭短途不會再被的士司機怨恨(因為是你情我願才有交易),行車路線有記錄,車輛到達時間有預算,付款有記錄,不用帶散銀,想AA制時可以平分車資,又可以推朋友上車後為其付款,繁忙緊急時可按供求而彈性加費,乘客可預先輸入一堆常用目的地,等等。這都是現有模式做不到的... 不,是因為現有經營者受過度保護不思進取而不會願意做。


2. 如何去撐? 靠超合作運動

老實說,我對於警方一方面作選擇式執法及針對式打擊,另一方面卻無視既得利益者的違規行為,是感到憤怒的。更何況,Uber 是由政府投資推廣處引入的,現在卻倒過頭來要拘捕他們? 以後叫海外投資者怎麼辦?

 

既然 Uber 有司機被拘捕,我呼籲全民進行超合作運動,人人親自放蛇,嚴捉的士犯法行為,見一個捉一個。

a) 上車時先不要說明目的地,「開車啦你!」之後才說。若司機拒載?告佢。

b) 開地圖 app (如Google Map, Apple Map),記錄行車路線。若司機兜路? 告佢。

c) 若司機擅自加價,不按錶收費?告佢。

d) 若剋扣零頭不找續? 告佢。

 

例如,

- 拿行李扮水貨客,很多司機會擅自加價,告佢!

- 叫司機去墳場,很多司機會拒載,告佢!

- 油麻地去佐敦,很多司機會拒載,告佢!

- 說英文,很多司機會兜路,告佢!

 

要合法?好,就齊齊合法吧。

另一方面,多光顧 Uber,就是鐵鐵實實的支持了。

 

3. 結語

其他城市若有 Uber 進駐,大都是修例以作管制,例如發出新牌照。而香港,不是一個正在追求科技及創新的城市嗎?追求科技者,竟然要打擊科技,真係天大嘅笑話。

 

伸延閱讀

[1] Martin, E., Shaheen, S., & Lidicker, J. (2010). Impact of carsharing on household vehicle holdings: Results from North American shared-use vehicle survey.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Record: Journal of the Transportation Research Board, (2143), 150-158. http://bit.ly/1JKNfSX

 

[2] http://www.economist.com/node/21563280?frsc=dg%7Ca

 

[3] Martin, E., & Shaheen, S. (2011). The impact of carsharing on household vehicle ownership. ACCESS Magazine, 1(38). http://bit.ly/1JKNehP

Share On
Dislike
0
謎米博客     uber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