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冠東

70後廣告創作總監,跨媒界文字文化人,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成員。曾主持前香港人網節目「職場起義」及「隨意門」,現為獨立時評節目「東評週」主持。業餘舞台劇編劇、導演及演員,曾三次奪得香港戲劇匯演「最佳創作劇本」及「優異演員」獎。曾替<HIM>雜誌及〈太陽報〉撰寫專欄,著作有次文化堂出版〈潮吹潮語〉、〈潮語再潮吹〉及〈潮語再3吹〉等。

港島西半山般咸道有四棵百年老榕樹,路政署以危及護土牆結構為由,在未經正當諮詢程序下,就乘夜把樹砍掉。現在只剩下抓著石牆的盤根和那像被肢解過後的樹頭,令人不勝唏噓。

 

那道古老的石牆和四棵古老的細葉榕,相依為命了一個世紀,在這條以香港第三任總督般咸命名的街道,見證過這小島百年風雨,當年強悍的風姐溫黛愛倫也吹他們不倒。那些年,有幾多聖士提反女書院的女生,在榕樹下的車站邂逅過幾多個英皇仔?多少年來又為過幾多代香港大學的天子門生擋過烈日遮過雨?也許,當年風華正茂的聖士提反女生徐麗泰曾也在樹底下留過倩影。50年前那個在港督府守門口的山東差的兒子,在英皇書院讀書的梁振英,也許有可能在樹底下被同學欺凌過…

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老樹經得起風雨卻敵不過人禍。 今日,這四棵健康的老樹被路政署「暴力移除」,惹來很多市民前來哭喪弔唁。有的在根上掛上汽球,吊上哀悼字句,有人甚至發起頭七燭光晚會,極盡矯情之能事。然而,關於斬樹我想說的是,這樣哭哭啼啼有甚麼用?樹死不能復生,哭千聲都哭不回那四棵樹。與其示弱,不如示威,關注這事的人是否應該「對準政權」,去找路政署集會算賬?事件發生至今沒有半位官員出來問責,公民社會是否需要行動?要求解釋事件,並檢討制度避免同類事件發生?中西區區議會的民選議員去了那裡?不過算吧!他們為民請命也不做,更何況為「樹」請命?

 

再講,梁特治下的特衰政府斬你的何止四棵樹?自港共梁特上任以來,他對香港的破壞,豈是四棵樹能比?梁振英有法不依,敗壞朝綱,公然僭建,收受外國公司五千萬利益而不受制裁。施政做事推一樣死一樣,經濟民生營商環境一天比一天變壞。他讓曾令市民信任的警隊墮落,變成政治工具,淪為私人部隊,皇氣變黑氣,人民公僕變人民公敵。他以鬥爭為綱,撕裂全港社會。從「粉筆少女」到胸部「襲警」可見,香港賴以成功的基石---法治,也在急速敗壞當中。現在他還要摒棄「積極不干預」經濟政策,要「適度有為」配合中央「一帶一路」,那絕對是一種「計劃經濟」共產國家才會有的思維。從這樣來看,他餘下兩年任期就將要搞垮經濟,令香港徹底崩潰。

 

香港就如那四棵樹一樣,在這塊土地裡茁壯成長了百多年,本來枝葉繁茂,經歷天搖地動幾許風雨都不為所動。然而,港共政權現在正開動電鋸,一天一天將香港這棵百年老樹無情摧毀,奄奄一息。百年的樹斬去了,就不能再生長。一個城市百年基業一旦被毀,百年後也不會重生。我連哀悼我城也來不及,恕我沒餘裕對朽木有情。

 

Share On
Dislike
0
姚冠東     東評週     古樹被斬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