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在監房,煙仔代表金錢,最簡單就是,一些犯人用煙來買食。不要小看這種交易,一些「大陸仔」,可以做到回鄉起屋,通常都會是一些「廚房仔」作怪,表面是肉頭肉尾,又或者一些人為了煙仔,將自己的伙食都賣給人,這當然可以。不過,有些時候,他們是被環境所迫,因為要償還賭債,無東西抵押,唯有將碟飯來作典當之物。所以,監房派飯的規矩很嚴謹的,不能讓他們有非份之想。特別是洗衣服都要支付香煙,若不支付,則沒有特別服務。有些時候,一些大哥就算穿起囚衣也要熨到「直一直」,這有煙就可以。

 

根據一位「舊客仔」網友憶述:「煙仔真係最重要!記得最初時見到有些犯的衣服都貼身!還燙到起骨!比起阿sir 穿的還骨挻!而我們新人派的都衣不稱身又咭肉!行出來個個似行屍!原來他們是每月兩包煙洗私家衫!還包床單枕頭袋!人靠衣裝佛要金裝!好在我不食煙!就幫襯了!真係著左私家衫行路都精神,人人都同你打招呼!哈哈!仲有在心口個袋袋住包雙寶,行到邊都受人愛戴!以前是可以用兩包煙買一碟特地煮的餸!有幾種款式!都是用廚房仔用肉頭肉尾煮的!味道無得頂!通常一圍枱六個人合夥叫四個餸!但不是日日有!一個月每人都要十幾二十包煙!聽說有廚房仔坐五年可以賺幾十萬出去!但是聽說近幾年都收緊!沒得食了!」

 

「劃飛」這個詞語,在監房差不多是無人不識,但不是個個都有資格「劃飛」,又或者有資格「收飛」。其實所謂「劃飛」就是要家人在外間把錢存入指定戶口,每一張「飛」的數目是大家協定,通常都以一千元為單位,很多時都是在探訪時,或者寄到監房,總之就認「飛」不認人。而監房內也有接頭單位,就會依照「飛」的數目交收煙仔數目。其實,監房最大煙仔交易不在於衣和食,相信最大就是賭博問題,名義上是賭煙仔,實質是賭錢,他們的交收可能一包煙都沒有,銀碼也不細。很多時,賭起來,管你家人有沒有錢,一定受你玩,所以有些犯人會輸到傾家蕩產。

 

一些大陸仔、越南仔等,都會靠這些錢來養活遠方的家人。曾有一名廣西仔,寫信叫鄉里盡快到香港打劫,最好就越大單越好,因為這名廣西仔,判了很多工作,據講每個月寄超過五千元回鄉,因為這封信被視為違反保安規定,故不能寄出,但不少職員都知這件事。更有一些香港仔,輸到飯都沒得開,求一些工作來還債,還走上自殺路,當然是死不去,但可以暫時離開避一時,但相信也難避一世。

 

再引述這位「舊客仔」網友的憶述:「在白X就碰到一個50多歲的北漏洞like(越南人)!他原來是白X常客!他偷渡來港便會以非法入境判刑!他就在車衣期很勤力地做,又替我做「b仔」又替車衣!上到天台又做清潔。相信他一人做五份工。每月可以「劃飛」四,五千元返老家!他十多年來就這樣養活一家,好像他的女兒也大學畢業!他名字叫阿X!是很和善的北越人!在冬天他還車了一件用太空褸改成的「規老褲」,認真保暖!還有太空睡袋呢!不過很快會俾沒收!又要過著風吹褲浪的凍,去廁所小便常常找不到小弟弟的日子!」

 

話已至此,這位「舊客仔」是民主同路人,我沒有見過他,只是他主動向小弟提供資料,但我們在職時也聽過。由於大部份都是違規的行為,在我們的專業操守下是不容許的。不過,事實上每年每月每日都在發生中,最近還遇上幾位大哥「舊客仔」,也曾接受周刊訪問,願意提供一些他們「受靶」的親身經歷。希望我能結集成書。

 

若果還有關於監房煙仔的疑問,歡迎查詢或者提供更多資料幫助小弟寫作。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香煙     監獄生活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