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xforce

思考,《死火手記》網主,流動電訊系統工程師,興趣不斷增加,無奈的是,時間只有不斷被壓縮...

今日(撰文日期為八月十六日)到大澳出席大澳入口廣場、巴士總站及停車場諮詢交流會,會議中很多問題其實是重覆出現在一個又一個的政府工程,各部門只是按法例要求進行例行諮詢程序,但這套程序對實際將民意反映在工程毫無幫助。今天筆錄的雙方意見會於文末總結,但會議進行大半後與會者都開始明白會議其實並無實際效果,此文先解析箇中原因。此工程的交流會尚有五場,如果各位想出席,可以看文末所列時間、地點及報名電郵。

 

(順帶一提,是次會議報名要求參加者先列印表格自行填寫,然後再掃描、傳真或郵寄回土木工程署,才可作實。現今科技社會,為何不能直接網上報名?這些官僚化的報名程序根本就在阻擋市民參與)

 

一. 公開資料圚乏,無法展開有效討論

是次諮詢交流會是與早前對此工程寄出過反對書的市民作出交流,但土木工程署卻是空手而來,只帶著一張圖則,沒有任何實質資料。雖然口中說希望市民提出新方案,但是任何前期資料都欠奉,又如何展開有建設性的討論?有市民要求看顧問公司報告及環境評估報告,政府說與顧問公司有協議,不能隨意公開。想知道工程預算詳情,在場官員及顧問公司只能憑記憶說出一丁點。想知道入口廣場為何要這麼大,有甚麼人流調查數據,或停車場實際前後車位數目,與批給大澳居民的禁區紙,及過往高峰時期私家車架次,亦一律欠奉。官員只是告訴市民填寫「公開資料索取表格」,讓他們再評估相關資料能否公開。會議中不論是官員還是市民,只能看著那黃橙綠的簡約規劃圖,沒有任何實質數據及資料,可想而知討論必然流於空泛,絲毫無實際效果。

 

二. 前期諮詢過份依靠少數組織,欠缺居民溝通

官員多次強調,是次工程有鄉事委員會及區議會等八個組織支持,但在場的居民表示這些組織與居民完全脫節,今天也沒有代表出席,居民只是「被代表」了。大部份居民莫說未有機會向這些組織反映意見,就連這個工程比較詳細一點的資訊都沒有,亦不知道有今天的諮詢交流會。這種情況在各區工程屢見不鮮,政府用少數無法反映真實市民聲音的組織之意見,就說有很多人支持。筆者離場後,在街上聽居民討論,對工程有很多質疑,這些意見在場內根本得不到反映。有居民更質疑那些組織與工程有沒有利益衝突,意見是否值得如些重視。

 

三. 居民需要為當區而設計的改善,而非只針對遊客

整個工程計劃都被質疑只為遊客設計,例如為了那個給旅行團集合的廣場,讓單車場與巴士總站不相連。計算停車場的私家車位時是否考慮與大澳居民禁區紙,政府亦沒有正面答覆(因為沒有數據)。更多居民認為對居民及遊客都有利的工程,如翻新及加大巴士站公厠、舊碼頭加上蓋等,則不在考慮之列。承上第二點,居民感到難得有大筆預算放在改善大澳,其實有更多民生設施可以改善,尤其是與長者有關的設施。官員數次強調這個第二期第一階段工程不是大項目,總預算只是一億二千至三千萬。居民聽後按捺不住,說「一億二千萬對政府來說或許是少事情,但是對於大澳居民,是難得的重大發展工程,必需要讓這筆公帑用得其所」。

 

四. 諮詢流程無法有效處理各方意見

 

以官員解釋,進行工程諮詢的流程為:

1. 公眾意見搜集及顧問研究

2. 根據公眾意見及顧問報告,制定計劃

3. 進行諮詢,收集市民意見

4. 在諮詢期完結後的九個月內,處理反對意見,透過溝通或修改方案等方法,使反對者撤銷反對書

5. 連同未能處理的反對意見,提交特首及行政會議作最終決定(同時要通過立法會撥款)

 

也就是說,反對意見最終可以在不需處理的情況下直接提交「一男子」特首,及後無視反對聲音直接通過,讓那些撐特首的既得利益者得到好處。這樣的諮詢制度,還有甚麼意義?很多人都已經厭倦了這種形式化的假諮詢,香港需要盡快隨時代進步,在規劃及前期工作要已經引入市民聲音及實際決策,不能再只停留在殖民地式的諮詢。由於政府公務員就是依從法例要求工作,這改革必需要立法在能解決。不過由於民建聯及自由黨等既得利益者把持立法會,讓這工作極為艱鉅。
 

Share On
Dislike
0
死火手記     大澳     諮詢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