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提要
SocREC一直沒有正式接到投訴,只是會長朋友到其FB貼文反映不滿。
十多日的會內議論中,會長先入為主地認為文章有抹黑成份。
記者們認為在面對批評時,應設公開辯論平台,讓不同的立場對話,而非獨斷獨行。
雖然會長聲稱一力承擔責任,但事實上處分了有關的作者和編輯。
記者們認為會長干預記者報導和編輯自主,並懷疑他與某些政團的關係,希望會長能向公眾交代。
精選提要
SocREC一直沒有正式接到投訴,只是會長朋友到其FB貼文反映不滿。
十多日的會內議論中,會長先入為主地認為文章有抹黑成份。
記者們認為在面對批評時,應設公開辯論平台,讓不同的立場對話,而非獨斷獨行。
雖然會長聲稱一力承擔責任,但事實上處分了有關的作者和編輯。
記者們認為會長干預記者報導和編輯自主,並懷疑他與某些政團的關係,希望會長能向公眾交代。

早前SocREC一篇《旺角彌敦道左膠熱血嘉年華》的文章,SocREC會長認為此文內容失實及抹黑「熱血公民」,因此在短時間將文章從網站刪除,並以SocREC身份向「熱血公民」道歉及公開作者身份、剝奪相關人等的會務及暫停所有評論專欄。不少SocREC義務記者對此決定感到極度不滿及不認同,決定發出聯署聲明,告知讀者箇中原因。

參與聯署的義務記者認為會長Paul Leung做法不當。首先,SocREC一直沒有正式接到投訴,只是會長朋友到其FB貼文反映不滿。而接到投訴後,會長一直在Whatapps跟作者溝通,只希望他接受其處理手法。

另外,在十多日的會內議論中,會長先入為主地認為文章有抹黑成份,會長與一眾記者無法達成共識下,仍然以其身份發表公開聲明及處分作者及編輯,並多次拒絕會內投票作決定的要求,讓記者們覺得這是獨裁無理的決策方式。

作為網上媒體之一,SocREC一直以多元論述為一大發展方針。記者們認為在面對批評時,應設公開辯論平台,讓不同的立場對話,而非獨斷獨行。

此事後,雖然會長聲稱一力承擔責任,但事實上處分了有關的作者和編輯,因此事而離任的總編輯認為自己一直對會務盡心盡力,卻遭此冷待而心灰意冷。記者們認為會長干預記者報導和編輯自主,並懷疑他與某些政團的關係,希望會長能向公眾交代。

設計、撰文@山卡啦

Share On
Dislike
0
SocREC     熱血公民     編輯自主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