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最近,經濟學者關焯照在林鄭月娥出席金融業座談會後,公開批評她的基本經濟知識連一年級大學生亦不如,擔心有大鱷再次襲港時,我們這個國際金融中心要舉白旗投降。這個擔心,我認為一半對,一半錯。

錯的一半,當日林鄭被問到美國加息對聯匯及金融政策造成的影響,她沒有冇料扮四條,反而大方承認要向任志剛(前金管局總裁)請教,這顯示她並非如外界形容百分百剛愎自用。經濟學強調專業分工,林鄭的經濟知識再唔掂,只要有掂的財金專家願意加入她團隊,而她又願意放手給這些專家管,再多大鱷襲港我們也不用舉白旗。

對的一半,要先講講古。數月前,一位前輩向我表示,他不太贊成財爺做特首,原因是當了近十年財政司長的曾俊華算是稱職,做得好便不要換。不要忘記,過去十年,我們經歷了所謂百年難得一遇的環球金融危機。當然有人會質疑財爺究竟做過乜?朋友李兆富的回應是:「我認為可以不用以極端手法化解一場危機,才是在特區政府歷史中最難能可貴的一幕。」即使你不同意這個薯粉答案,我們不得不問沒有曾俊華香港究竟如何面對金融危機?又是數月前,我對那位前輩話曾俊華不做財爺,由陳家強補上分別應該不大。然後呢?

然後,事情發生了巨大變化。一方面,放棄競逐連任的梁振英選了缺乏財金經驗的陳茂波做新財爺;另方面,林鄭以延續梁振英路線宣布參選。這裏帶出兩大問題:(一)我相信林鄭是為香港整體福祉才參選的,但要梁棄選她才出選,林鄭是否認為梁連任會比由自己做對香港的整體福祉更有利?

(二)梁振英路線之下,陳茂波當上新財爺,所以我亦不得不重新考慮林鄭當選的話,究竟香港的財金系統將會出現怎樣的變化?第一個問題的答案,我認為林鄭不一定認為她會比梁做得更差,只是梁棄選她才有勝算。

第二個問題我沒有答案,而令人擔心的正正又是因為林鄭求教的是已退下來一段日子的任志剛,而非有機會被委任下屆政府班子的財金專家。

說過了,佔全國GDP比例不到1%的香港金融業是可以牽一發動全身的關鍵支柱。本地政圈一直流傳,當年北京讓與梁振英不和的曾俊華留任,目的是防止他亂花錢,不利香港金融穩定。

流言不可盡信,但即使北京已另有打算,香港金融業以至整個商界都不喜歡金融政策不確定。上市改革才是金融業最關注的議題,林鄭卻只管甚麼金發局支援不足。難怪金融業志同會強調不會捆綁提名,更有報道指,金融服務界票王詹劍崙表示「唔係葉劉就John Tsang」。走沒有曾俊華做財爺的梁振英路線,這是我對香港金融穩定的半個擔心。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林鄭月娥     特首選舉     經濟3.0     徐家健     財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