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泰

新加坡管理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精選提要
許文泰
新加坡管理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精選提要
許文泰
新加坡管理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在全球人才戰中,陸生是台灣不可迴避的一群人。旅居兩地的許文泰,現場目擊香港與新加坡招收大陸學生的不同做法。

關於挖人才(brain drain),很想提去年5月時大學部招生面試的事情。

這次已經是我到這所學校(新加坡管理大學)第三次面試學生了。我們是用群組面試,一組有四到五個人。我本來準備好了一個題目,益智型的,準備讓學生動動腦,並就近觀察他們討論互動的過程。但今天跟我搭檔的是一個繫上的一位做賽局理論研究的年輕老師。她超認真,也準備好了一個題目。我一進會議室已經看到她把圖和考題劃在白板上了。我想,好吧,再來學另一個益智題,我的益智題就押下不問。於是我就只問一些關於新加坡是否應該有最低工資這類的問題(新加坡到目前為止沒有最低工資的制度,也沒有打算立法)。

坦白說她的益智題不簡單。我聽完跟她說,你這個同學應該都答不出來,畢竟時間太短。她說她不預期他們答對,只是想看他們怎麼互動,怎麼想問題。嗯,我同意。有趣的作法。

今天有點特別,因為最後一組都是中國來的。前兩組是新加坡人(也有一些從馬來西亞來的永久居民)。我還是問了最低工資的問題。後來我又問了為什麼新加坡不做回收(其實有,但是很不普及)。
坦白說,我這種立場「偏右」的經濟學者,但聽到他們說最低工資使人懶惰,不應該對外國人太好,新加坡人沒有做回收的文化。雖然我的工作應該要中立評他們的應對、邏輯思維與表達,但是聽多了好像心裡也會痛。從他們的回答來看,學校教育、媒體真的影響這些小朋友很多呢。記得在香港,小朋友們也會大談公平正義。但新加坡的小朋友大多只談努力與懶惰。

最精彩的還是在那個益智題。我一邊聽、觀察,一邊也咀嚼這題目的邏輯與假設。同學們還蠻能思考,但是前兩組沒有人答對。他們缺的,是一種「從對方的行為反推對方的認知」的能力。缺這一塊,就很難答對。
第三組,中國學生組。問了一下助理才知道,這些都是在中國各地高考分數很高的學生,來這裡參加"bridging program"(銜接計畫)。這個bridging program 有趣,基本上是出錢讓她們來這裡待兩三個月,讓她們考SAT(美國高中生申請大學必須考的一種標準測驗),也讓他們練練英文、適應新加坡的環境(不喜歡也可以不要來念)。所以這批學生是已經挑過的一群。

但是如果他們SAT考太差,或者我們面試後不喜歡,也可以不要他們。新加坡真的本錢粗,才能搞這個。但這種作法很好,確實有bridging 的作用,而且雙方都保留增進瞭解與取捨的空間。這個真的比香港的大學直接對中國高中生招生,後來很多適應不良要強多了。

這群中國學生真是急於表現。我請他們作簡單的自我介紹,竟然給我長篇大論講人生的意義、大學的目的。平時我會打斷叫他們縮短,但今天正好可以趁他們長篇大介紹的時候,臨時想新問題,因為新加坡最低工資的問題不好(與他們生活的脈絡不符)。

後來決定來問她們關於中國是否應該廢除戶口制度。唉,滿令人失望的。又是千篇一律官腔官調。戶口制度不可廢,因為廢除的話所有人會搬到大都市云云。英文也有些破爛,但是都還是滿敢講。颱風都不錯。但到了益智題。他們的表現,跟前面兩組,簡直是兩個星球。這群中國學生討論不到一分鐘,兩個小組都已經達成共識。完全正確的答案。我同事也嚇了一跳,趕緊再把問題延伸一下,增加難度。這時我也只好一起解這個新問題了。這下子,他們的答案雖然不盡正確,但是也很靠近了。這些小朋友其實很聰明,而且非常可愛、天真與熱情。雖然對於戶口問題的回答官腔官調,我想這也不能怪他們。我給他們非常高的分數。

事後我想,我的老天,這個就叫做挖人才。如果來台灣念大學的陸生都有這樣水準,那台灣的教育就有趣了。問題是,我們的教育體制下的管理階層,大概沒有腦袋與能力去挖人,並執行這樣的bridging program。台灣的陸生制度,大致上只是一個幫在少子化趨勢下,廣設高中大學的錯誤教改政策擦屁股的一個措施而已。甚憾,制度誤人,真是從頭到腳。

文章出處:天下雜誌/天河言摘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4548

Share On
Dislike
2
許文泰     新加玻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