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歷史的朋友會明白,編撰紀要不是簡單地抄一個流水賬。在繁星般的事件中的取捨,反映了編者對整個運動的認知。因此,對我來說,實際上等於作史記。 事情確花了我一個星期,我於是放下了所有的網誌寫作,在官方報告、新聞稿和報章報導中...

26/03/2015 下午01:13
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