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到黃碧雲和黃念欣相倚翻書,書名是理想主義者與時代云云,如此親愛,生死疲勞的兩個女子。我跟她們一起時往往很少講話,其實我與姊妹們一起大都如此。幸好是有花,深紅若黝黑的花,青白楚楚的葉,我還選了黑紙來包,花店都詫異。我估算一定有人送花,...

30/01/2015 上午12:00
贊助文章

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