煦陽

北京大學哲學碩士,一個喜歡遊走江湖的哲學人。

李國章作為前朝餘孽,他的所作所為不禁令人想起車公對前朝的評價:「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

這數天來,他似乎被賦予了政治任務,要在各大傳媒上不斷連珠發炮,狀似要攻擊佔中和罷課行動,但細心一看他的言論,卻又非如此。所以筆者得撰文細心分析他奇怪的舉動,好還他一個清白?

李國章《偉論‧第一》:「抗議、佔中或罷課能改變中央的看法和立場,他早就參加了。」此論的字面意思看起來想表達中共政府的政治立場堅定,但他在後尾補上「如果能夠成功改變中共,他也會參加佔中」,整個詮釋就不同了,變成「我也想中共改變政治立場,奈何不會成功罷了」。他也想中共改變政改立場?他現在想隱晦地提醒香港市民中共拋出來的政改方案不好,需要修正,不要「袋住先」嗎?

李國章《偉論‧第二》:「中學生罷課就如文革的紅衛兵。」敢問紅衛兵是哪些人造出來的政治產物?紅衛兵正正是中國共產黨製造出來的悲劇,亦是盲目對獨裁者和獨裁政權崇拜服從的歷史象徵。紅衛兵著名的是「破四舊,立四新」,對於香港來說,舊文化就是文明、開放、自由和法治,新文化就是中港融合、中國特色、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李國章想提醒中學生切記,罷課是為了保留香港已有的優良價值和傳統,不要像紅衛兵般向扭曲的獨裁低頭,不要接受中共所謂的新價值嗎?

李國章《偉論‧第三》:「大學生罷課應退學。」學術自由是香港眾多所大學共享的核心價值,亦是學術發展的必要條件。學術自由意指只在理性的規管和嚴謹的論證下探索事情的是非黑白,而學術參與和表達不應因為不相干的政治立場被打壓。大學入學的門檻就只有通過公開考試或其他學術能力考核,而非個人政治審查。李國章的第三個偉論想提醒我們香港的學術自由將會岌岌可危?政治審查成為大學考核的資格?政治不正確就不能進身大學?

李國章《偉論‧第四》:「猶如西藏人自焚對抗中共,不但無效,對香港亦無好處。」西藏是中共殖民統治最極端的例子,中共破壞當地人的生活、搶佔土地資源、剝奪宗教自由、挑起種族歧視和武力打壓。明事理的都知道,若非去到生死邊緣,藏人又豈會與中共以死相搏呢?近來不少人都預言「今日西藏,明日香港」,李國章是在和應此說,提醒港人不要被殖民,那時連自焚都沒用,在香港今天還未完全被殖民化時就應起來抗爭嗎?

李國章《偉論‧第五》:「罷課和革命應該到深圳和北京搞,不要在香港搞。」李國章說得對!點出了一國兩制的珍貴,幸好中港兩地還能分治,我們才有言論自由、集會自由、遊行自由和思想良心自由,李國章第五偉論折射出深圳和北京都沒有這些自由保障。

當然,筆者以上都是戲言,筆者根本不可能相信李國章有此等良心和智慧去寄語提醒港人,要不他就站在我們這一方,而不是當強權的奴才。但憑借精神分析之法,不難看出李國章在潛意識層面真心對中共政府感到恐懼,因為他對港人的政治恐嚇全都以中共對人民的迫害為例子,李國章其實是說漏嘴(slip of the tongue),亦說反了,幫中共「倒米」。

筆者近來感覺到「九七夢魘」重臨,或者可以說這個夢魘遲來了。這種「九七意識」在李國章的言論好好給反映出來,相信不少三、四十歲以上的港人亦從來沒有給抹去。對!中共的統治就是如此不能接受,就是如此恐怖,如此扭曲人性,只要回想中共的歷史和一切,我們不要相信對中共政府忍讓就能幸免於難,中共非得將人逼死才會休止。中共對我們最終沒有一絲憐憫,所以我們亦不可以對中共有任何絲毫妥協的心態。謹記,對強權屈讓,就是對自己殘忍。

Share On
Dislike
1
煦陽     李國章     反宣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