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香文(Mandy Tam)

專業會計師,前綫秘書長,黃大仙區民選區議員,曾任立法會議員(會計界)代表,在2005年政改一役,投下關鍵一票否決政改,被譽為民主女神,結果被建制「圍插」,特區政府打壓,2008年慘變成雙失議員,落架後風格不改,對民主政治堅持更甚,詞鋒銳利,言論更一針見血!

行政長官梁振英早前出表示,積極不干預政策已過時,要適度有為發展經濟、改善民生,並指出不能將所有民生事務交給市場力量。積極不干預positive non-interventionism,源於上世紀六十年代殖民政府財政司郭伯偉,到夏鼎基發揮至淋漓盡致,一直是香港的重要的經濟政策,若要闡述何謂積極不干預政策,可能要上一堂經濟政策課,不過最簡單的解釋是,除非到了任何市場力量都失效,並且已經嚴重威脅整體民生,政府不會對市場作出任何干預,以維持政策的穩定性。

 

梁振英表示不能將所有民生事務交給市場力量,也指港英遺下的積極不干預政策過時,表明他會在有需要時干預市場,不過港英與特區也不是絕不干預市場,只是到「嚴重影響民生的生死關頭」才會出手,自二戰之後至回歸前後,記憶中只有幾次。

 

70年代的十年建屋計劃、為保護基層住房需求,干預了地產市場;

政府注資興建地鐵,改變香港的集體運輸環境

1983年實施聯繫匯率,港元與美元掛鈎,干預外匯市場

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中,特區政府入市干預,動用近1200億港元的外匯儲備,分別出擊外匯、股票和期貨市場,打擊國際炒家。

 

現在梁振英說出他會「適度有為」,實質上政府一直在做,只不過從前的「適度有為」是極審慎的,非最後關頭不會出手,不像梁振英般事事有理想,樣樣有作為,香港一直靠自由經濟,港人努力打拼,才換來今日的經濟成果,政府以往只給予好的營商環境及營商政策,不需要指導或教任何人去做事。

 

現在憂心的是適度有為另一種的利益輸送,對市場的干預做成對某一方的有利環境,壓抑另一方的發展,我們日後面對的將不會是適度有為,而是適度有為假象下的暗地利益輸送!

 

 

 

Share On
Dislike
0
梁振英     官商勾結     譚香文     積極不干預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