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之前講到,電影人A君被送到梅林看守所,今天繼續。

 

首先,大家一定要知道,為什麼手提袋裡的電影「片種」變了幾枝手槍,大家會懷疑A君的姐姐有問題。後來據資料顯示,原來姐姐帶「片種」過關時是被抽查,大家有過關經驗就知道,海關人員並不一定在你面前檢查,姐姐更直接告訴海關人員這是一部電影的「片種」。原來,這個手提袋曾經離開姐姐的手,帶過入海關的辦公室檢查,然後才交回她手上。合理懷疑,是在這個時間被放了手槍,可能姐姐心急,沒有再看清楚就跑向酒店。事實上,酒店確是很接近關口。

 

姐姐回港後,更找來一些江湖朋友,並告知內容,一位賞識A君的社團大佬更親自走到深圳和一些相識的人士問過究竟,還希望能夠用些錢把A君帶返香港。不過,回覆竟然是,除了國家公安部門的最高領導人「四少」許可,否則A君不能釋放,幾多錢也沒辦法。更加知道,當時抓A君的人員,全部不是深圳地區的公安,是直屬中央公安部,因為懷疑A君帶槍到大陸犯事。再據一位和A君一齊關在梅林看守所的港人透露,根本就沒有人見過A君,A君要求見律師等,都不得要領。更得到消息傳來,A君將會被帶到深圳以外調查。

 

再據這位港人透露,這段時間,A君真的不知所措,又不能被探訪等。事情過了差不多一個月,有一名深圳公安通知,從那天開始,因為A君涉及一宗嫖妓事件,行政拘留14天,再過了幾天,得到法庭的判決書,因嫖妓罪成,判監6個月。可以開始接受探訪,其中一位訪客正是明星C君經理人公司的話事人,還問他有沒有需要幫忙等,更令A君哭笑不分。

 

六個月之後,A君獲得釋放,再由深圳公安交到香港警察手上。原來姐姐回港後,也向警方求助,警方更通知深圳警方,如這位A君獲釋後,就被帶到警察總部。當然,A君也無話可說,但他上到警察總部時,也見到曾經到過深圳探訪過他的明星C君經理人公司的話事人,還對他點頭微笑。就在當天,經過問話之後,電影人A君就從警察總部獲釋。

 

故事寫到這裡不會再寫下去,因為過後的江湖風雨,是不能寫出來。但最後結果就是,電影人A君也沒有再找明星C君拍戲,而這位電影人A君也從此在電影圈消失。

 

那個年代,受害人很多,但他們從不會報警。報了警,後果就更加嚴重。當時,警方就算如何神通廣大,都未能完全掌握到最精準的線索。說句實話,很多宗類似的案件,都不在香港發生,連當事人都不知道被帶到那裡。最出名的錄影帶事件,據有份參與的人告訴我,是在澳門做。有機會或許可情況下,我也希望和大家分享多些電影圈的事情。

 

最後,想補充一點,有人猜A君姓蔡的電影人,外號「荷蘭占」,被人開18槍死於尖沙咀,從朋友介紹認識的,曾經上過他電影公司,他被殺那天,轟動了整個老荔。他出殯的時候,我不方便送他一程,就和幾個朋友夾錢買花圈給他。若果許可的話,也想跟大家分享他的生平事績,他算是一個傳奇人物。到現在,這件槍殺案還未破案。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電影圈     黑歷史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