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日報在9月15日發表社論,指中國經濟目前困境乃自1989年以來最差。經濟轉型不順、債務改革失敗等因素,都使中國經濟面臨動蕩。社論還說到,保七已幾乎不可能,而中國有可能重蹈日本經濟「黑暗十年」的經歷,面臨長時間的經濟低潮期。

 

該社論內容如下:

 

李克強總理日前在大連世界經濟論壇說,中國有能力處理好眼前的經濟問題,中國經濟不會硬著陸。但這個保證政治面多於經濟面,難令人信服。反而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和財政部長樓繼偉日前在G20會議說法,更能顯示中國經濟真相。周小川承認,中國股市泡沫化,且泡沫已破;樓繼偉則揭露,中國經濟陷入轉型困難,至少要再動蕩五年、甚至十年。

    

 

 

    從6月中起的第一次股災至8月下旬第二次股災,中國經濟變化之大(股災和人民幣貶值)和速度之快(經濟急速下滑),可說是1989年以來之最。從周、樓言詞,加上兩個半月以來的動蕩,可看出更多真實情況。

   

    第一,股市泡沫和破滅。6月12日股市大跌前一年,滬指大漲150%,原因是政府大力鼓勵民眾入市,造成泡沫。第一次股災爆發後,政府注資入市,企圖“救市”,但投入資金被專業投資者吞食,變“賠了夫人又折兵”;到8月中第二次股災,政府知道注資不是辦法,大幅減少入市,以減少注資造成的損失。

   

    第二,債務改革失敗。政府鼓勵民眾買股,目的是擴大股市,使股市資金增加,讓負債的企業和地方政府,可從股市集資,逐步減少負債;政府的如意算盤是,股市維持數年興旺,負債巨大的企業和地方政府就有機會清理債務。但這個債務改革計畫,已因股市泡沫破滅而宣告失敗。

   

    第三,經濟轉型不順利,經濟減速超預期。中國政府推行經濟轉型超過一年,目的是將原來的“投資和出口”經濟增長模式,改為以“內需和消費”為主的增長動力。但投資減少,制造業和出口減速又超過預期,今年7月和8月制造業跌至六年來新低,7月出口大跌8.9%;另方面,原來以為會加速增長的消費和服務業,增長速度卻比預期慢,作為經濟增長主要動力之一的房市,增長速度也不如預期。目前情況已形成雙重壓力:原來增長動力迅速消退,而新增長動力又提不上來,兩者結合,使今年夏天中國經濟加速下滑。

   

    第四,7%的增長率已成大疑問。經濟出現25年來最大變動下,中國政府仍說,全年可維持7%增長,但西方經濟學家普遍認為,目標不可能達成,譬如花旗銀行年初以來的多份報告堅持,中國經濟真實增長只有約4%。實際情況是,原來的經濟增長模式已打破,但新增長模式又建立不起來,難怪經濟學家不相信中國可保持7%的增長。

   

    李克強說,中國政府有能力處理問題,政策工具箱中,還有很多可用的工具。但真實情況可能並非如此。一,貨幣寬松政策(QE):李克強說不會采用,因為QE對經濟結構性改革無效,且有其他不良反應。二,降息:中國政府已四次降息,再降息也不會有大效用。三,人民幣再貶值:8月11日貶值已證實,貶值會導致資金大幅撤出中國。四,注資救股市:也有困難,因為將資金投入股市,只會惠及專業投資者,政府注多少就損失多少。五,刺激經濟措施:政府投資基建,以刺激經濟,但這種措施也有難處,2009年投資4萬億(兆)人民幣,造成產能過剩、以及企業和地方政府負債,至今未消除,如果現在被逼再大幅投資,可能重蹈覆轍。

   

    日本1990年也曾爆發股市和房地產泡沫破滅,導致隨後出現“失落的十年”,中國的2015年會成為日本的1990年嗎?

   

    2015年中國經濟,與1990年的日本經濟,有很多相似之處。譬如股市泡沫化和泡沫破滅;又如泡沫破滅後,日本政府對經濟保持樂觀,沒看到泡沫破滅可能造成的深遠影響,現在中國股市破滅後,政府也高度樂觀,堅持可保7%。當然,目前中國經濟與1990年的日本經濟,也有不同之處。譬如龐大的中國,還有很大的經濟發展空間,不像當年已高度發展的日本,擴張空間已不大。

   

    樓繼偉說,中國經濟將陷入“十年動蕩”。情況或不致成為“失落的十年”,但中國經濟動蕩情況至少有以下兩個可能。一,因為原有經濟增長模式已破,7%的增長難保,中國政府可能被逼接受現實,承認增長率降至6%,甚至4%、5%。李克強在大連演講已透露,“增長多一點少一點,可以接受”;首富王健林日前也呼吁中國政府應面對現實,接受增長只有6%、甚至5%。二,由於刺激經濟措施有難處,政府推出刺激措施,不可能像2009年那樣全面提升經濟,只能作選擇性刺激,有些領域得到幫助,有些則會被犧牲,譬如政府不再大舉注資救股市。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