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前天,我寫了一篇有關光復行動的博文,得到一些回應,他們都高舉「本土派」的旗幟認為是有效果,更認為今天有官員或者建制派講得出「趕客」就是成功的一部份,這點我是有所保留。我始終認為,香港沒有遊客數字的限制和審批權,什麼行動限於一些意識形態,看不出有什麼的實質效果,更導致一些人做義士,面對法律制裁。今天想同大家分享下,什麼是「本土派」。

 

到今天,就只聽到黃毓民一位議員聲稱自己是「本土派」。可能我少接觸他們的文宣,我看不到他們有太多「本土意識」的論述,主要是向他們的擁護者問及「本土意識」的問題,他們都不能完整作答,只以「去中國化」來回應。「去中國化」都只是我代答,他們的答案都是以趕走大陸人,不接受新移民等的說法,例如要趕走大媽和水貨客,因此就會催生反水貨客和阻止大媽在菜街表演等。可是,他們必須知道,從事這兩類活動的香港人也不少。這樣的話,又不是他們口中的「去中國化」。

 

最初看到「本土意識」的文宣是在台灣,因為台灣的本土意識是較為明確,主要他們有族群的分類。從政治層面去看,本土化運動在台灣不免涉及政治主張。以下一段是從維基百科節錄下來;

 

「在大部分的情況下,主張本土化者對台灣獨立運動有贊成或反對兩種聲音。本土化運動中有一部份被反對者稱為「去中國化」(Desinicization),但實際上用台灣獨立運動稱呼比較正確,因為這些運動不涉及去除漢文化;只有少數人士以「大幅降低漢文化影響」作為台灣本土化最終的目標。然而,主張去中國化者也可能贊成或反對台灣獨立,例如有些主張台灣是美國的未合併領土,而應該成為美國第51個州。這些相歧的概念是「本土化運動」、「台獨運動」中最具爭議且複雜的層面。

 

台灣本土化運動被部分支持兩岸統一者指控為「去中國化運動」而嚴厲批評,在於其故意放大解釋,將「台灣本土化」與「消滅中華文化」劃上等號,以削弱本土化運動的道德正當性。」當然,台灣的「本土意識」不是三言兩語的事,我只是從政治愈層面去看看和香港的分別。其他是很有系統的去推行文化,教育,產品等各方面,這些是香港難做到的。

 

大約在兩年前看過香港一位作家,李怡先生的一篇有關「本土意識」的論述,非常之貼近香港的真實情況,他用了以下的一段作結尾,「本土派中有意見分歧,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擁抱守護香港的本土意識。即使你是大中華派,也該明白韓寒所說能把中華「民族美好的習性留下來」的只有香港和台灣。除了保住香港,香港人優先,力拒行騙長官一切媚共惡政,我們還有別的選擇嗎?」

 

從台灣的經驗,本土人士不會和同路人有路線之爭,更不會輕易去排斥一些非本土人士,就以國民黨出名的本土派人士王金平,他就是一個例子,他是非常著力去推行本土意識,他更登上立法院院長之位,因此,他更以「公道伯」的形象出現。現時,大家看到的「本土派」只是一班非泛民而激進的民主派人士。記得去年台灣1129選舉完畢,黃毓民議員在台灣的一番說話,讓我知道,香港的「本土派」敵人是泛民。而所有本土行動就是反水貨的所謂「光復行動」,和到菜街趕走跳舞的大媽,並未能真正的做到本土意識的動作,若以李怡先生的論述,更稱之為失敗。

 

我絕對支持本土意識,「去中國化」也是小弟的目標,對於香港政府傾共的行為,我極之痛恨,本土人(香港人)優先是香港人公認的最大公約數。不是對新移民歧視,而應該有法可依地處理問題。可是,我對於香港現有的所謂本土派的行為絕不認同,希望他們的帶領者對這些本土派人士多作教育,真正的創立一套「本土意識」,大家敵人不是香港人,大家都要面對一個不義的港共政權,同心同德才有出路。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本土派     吳廣明     本土意識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