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連山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監事,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前主席,保衛香港自由聯盟發言人,六一七民間約章發言人,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港人都知道:中國共產黨深謀遠慮、領導人陰險奸詐,行騙手段已伸延全球,其他國家也礙於要達成貿易協議而棄掉人權民主自由的爭取,與中共虛與委蛇。中共的目的是拉攏外國勢力,用錢堵塞他們對中共人權倒退的批評。

 

港人也知道:中共已無所不用其極,要赤化香港,要插手香港議會、傳媒、教育、選舉及種種民生議題。赤裸裸的干預、暗渡陳倉的介入、偷建棧道的攻城掠地,目的只有一個:全面操控香港。

 

港人更知道:最近的港大事件,是不容置疑的操控手法。梁振英作為校監用盡權力干預港大院校本應自主的事宜、委任建制派進入校委會行使暴力投票,漠視學生、教職員、校友和社會群眾的訴求。目的也只有一個:全面操控港大。

 

三無做成疏離感

可惜的是,所謂校友關注組領導的抗爭活動,就是看不到他們有Guts、有決心去打這一場仗,每次都只是小圈子抗爭,只「歡迎校友參加」,開開記招、發發聲明,然後叫叫口號:繼續抗爭!堅持到底!大不了再做研究、再作諮詢、才決定「進一步」行動。

 

共產黨已步步進逼,否決了任命敢言的陳文敏教授為副校長,再決定任命李國章為校委會主席。關注組若一再重複同一行動,記招、聲明、口號、諮詢等,共產黨只會訕笑,俗語云︰睬你都儍!

 

其實,究竟港大同學、教職員、校友是否不想把事件擴大至全社會參與程度,在校內嘈嘈,叫囂一番,然後默默接受,飯碗、學位至上?港大染紅,干我何事?

 

特區這光景,就是大家的無權、無助、無奈的心境導致,三無做成的疏離感(alienation)正正是中共樂見的現象。越來越多人的疏離,像袁國勇棄任校委會成員稱專心做教學或研究的例子,會陸續有來。但大家切勿以為可以採取「去政治化」的生存之道。

 

由李國章做校委會主席,操控所有聘用任命教職員事宜,寒蟬效應下,只有噤聲才可保飯碗,不屑被操控的有風骨之士便遠離之,港大不久淪為「北京港大」,情何以堪?所有研究也必須「符合」國情、所有出版必須「唱好」祖國,還有學術自由嗎?

 

這一次讓校委會再次得逞,後果堪虞。再看看本年四月港大副校長(教學)何立仁稱港大將於二○二二年起強制全體學生赴中國交流至少一次,稱「If you don’t want to go to the mainland, don’t come to HKU」。此說未見港大學生、教職員或校友大力反抗?正正顯示他們已被疏離!

 

這場港大抗爭,必須要像反國教那一役全民參與才有成功機會,開始動員全民參與才是良策。小圈子抗爭向來孤單力弱,關心港大的事、肯一呼百應的市民必然不甘沉默。誰說港大事「只歡迎校友參加」?他不是愚蠢,便是沒打算力抗,只想做做騷,然後接受共產黨的魚肉?

 

我們已進入全民不合作、全面不合作年代,港人再不醒覺、再用以往的「膠」行動對抗專權,沒有成功的可能!



*感謝韓連山老師授權轉載
原文於《蘋果日報》刊出: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1026/19347805

Share On
Dislike
0
港大     香港大學     韓連山     陳文敏     校委會     任命風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