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小學的時候,我每天都到茶餐廰吃早餐,不是火腿、腸仔通粉,就是牛肉意粉。一星期五餐,吃了六年。我相信不單我有這飲食習慣,很多香港人一樣有這習慣。今天看報紙,世衛將加工肉列為一級致癌物。世衛研究發現吃加工肉,增加患大腸癌的風險,食火腿、腸仔和煙肉對身體的損害,等同吸煙、飲酒。

 

世衛將致癌物質分為五個级別:1. 有明確致癌性,2A. 對人致癌可能性較高,2B.對人致癌性證據有限,3.致癌程度不確定,4. 很可能不會致癌。

 

對我來說,癌症是一種很神秘的病。我只知它是因為個人的細胞起了變化,由好細胞變了壞細胞,產生腫瘤,跟着擴散,使身體其他各組織壞死,最後不少病人因此去世。由於不是外來疾病,所以本身防衛系統起不了作用。醫療方法不外是切除、化療和電療。我所知的大概是這樣。但我們對癌症的成因,所知有限。有研究指癌症是從遺傳得來;即家族內有成員患有癌症,就會提高個人患癌症的機會。影星安吉麗娜·朱莉(Angelina Jolie) 就因是患癌高風險家族的成員,在未證實患癌前,已自行割去乳房。其次,就是發現食物會增加患癌風險。由於我們對癌症產生的過程一無所知,當有人,尤其是在網絡中,提出一些有關癌症的知識,便難辨真假。像網上流傳,台灣證明癌症是一種慢性疾病,又傳有美國醫生承認化療會使癌症擴散。這些資訊不斷地在社交網絡上傳播,我多次看過這些傳言的圖片,也懶得點擊進去看內文。對這些說法我是存疑的,但是我從沒有看到有任何政府,或專業的團體,對這些資訊作岀反駁。

 

 

你當然會說,吃不吃火腿、腸仔和煙肉是你的選擇,但當這食物的危險度與煙、酒為同級别時,就會令人對這種分級方法產生懷疑。香煙可致癌,所以不能在電視賣廣告,更要打重稅。為了建立香港成為紅酒中心,2008年香港決定取消红酒關稅,從40%降為零。同是第一類型致癌危險食品,煙與酒的對待已分别很大,是基於甚麼别的原因?我們應怎樣對待火腿同腸仔呢?吃與不吃,當然是個重要決定,更重要的是豬、牛、羊也被列為2A級致癌食品,這對畜牧業會做成嚴重打擊。從此我們要對咖喱牛脯,枝竹羊脯,德國咸豬手道别;漢堡飽、熱狗、义燒等等,也要絕蹟。如果不吃牛肉,牛奶業也會大受打擊;牛仔肉和母牛肉是牛奶業的重要副產品,不吃牛肉會減低牛奶業的收益。簡單說,世衛將改寫人類食譜。

 

最後一點,英國《衛報》一篇署名文章也指岀,以英國癌症數據作分析,當地有86%的肺癌由吸煙所致,與整體癌症也有21%個案與吸煙有關。但加工肉只與21%腸癌及3%整體癌有關。所以同為第一級,只是因為兩者與癌症的關係在統計上是重要的(statistically significance)。但是這正相關的係數(coefficient) 數值(value) 就有很大差距;吸煙是.86,加工肉是.21。這個差别,當然會對政府政策有很大影响。我認為世衛應將再第一級細分為3部份:1A, 1B, 1C。1A為高相關的係數(60%-99%),1B為中相關的係數(30%-60%),1C為中相關的係數(1%-30%)。對不同組别,發出不同指引。

Share On
Dislike
0
癌症     世衛     Daniel Lee     加工肉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