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陳祖光於晚宴上致辭時談及去年的雨傘運動, 認為有人一方面要求警員守法,卻不尊重法治;可任意侮辱警察,但又接受警察的勸戒。這種情況使他想起一句俗語:「先撩者賤」。陳祖光又指出如果集會遊行人士守法,警察絕不會自招麻煩。警察也只是一份職業,負責依法維持治安。他又重申香港警察從來堅守政治中立,尊重不同政見人士,使各方人士在合法合理的情況下表達意見。

 

 

二戰後大量難民從中國湧至,使香港人口急劇上升,對警察的需求大增。港英政府一方面無法增加警員薪金,便隻眼開,隻眼閉,讓警察收賄以作幫補。另一方面亦是以華制華,用金錢利益控制警察和黑社會,幫助他們管治一個絕大多數為華人的亞洲城市。那些年,警黑聯盟,警察可說是隻手遮天。誰會有膽量去撩警察?不就是廁所點燈 -- 找屎(死)嗎? 。當年的四大探長:藍剛、呂樂、顏雄和韓森等人的事蹟,亦多次比搬上銀幕。及至貪污制度化,嚴重影响港英政府管治,再加上有傳警務人員與台灣方面有聯繫,港府便成立廉政公署,打擊貪污。無錯,廉記的成立主要是用來整治警隊。和今天習總在中國打貪一樣會有天津大爆炸,遇到反撲;大批警員衝到廉記總部堵亂,又有傳警員要脅香港將會出現三天沒有警力。因此港督特頒布局部特赦令,才令件平息。誰會敢去撩警察?到8-90年代,警察變得文明,一般都對市民都有禮,那是警民關係最好的時候。還記得89年百萬人遊行,2003年也有近70萬人反董遊行,秩序井然,沒有人去撩警察。

 

 

警民關係惡化,主要是2007年後,大部份人知道中共應許港人的普選原來是謊言,又或只是個假普選。在議會制度被功能組別扭曲而失效,市民只能靠上街抗爭。當中共的謊言越過份,上街的人便越多,且人亦越憤怒。加上警方對遊行人士的無理阻撓,收窄遊行通道,叫停遊行隊伍而久久不放行等,都是在破壞警民關係,破壞警員在市民心中經多年才建立的好形象。雨傘運動是另一爆發點。去年雨傘運動期間,多少人食了催淚彈同警棍?在旺角佔領區,多少人被黑社會打,而就在咫尺的警員只有就手旁觀?這種警黑聯手,又好像回到了5-60年代的香港。在光明的暗角打人的七個警員的典範,還未被繩之於法。就是拜他們所賜,不少人現在稱警員為黑警。

 

 

我相信大部份港人是守法,只想行使公民權利。如果警察絕不會自招麻煩,那就請尊重遊行人士權利,不要濫權隨意拘捕抗爭者。當越來越多抗爭者被拘捕後無條件獲釋,或被送上法庭後判無罪,只能視之為警方濫捕的證據。在8-90年代,警察是相當正面的。當年電視有梁朝偉做的<<新紮師兄>>,劉德華拍的<<獵鷹>>,電影有李修賢拍的<<公僕>>及王敏德的<<飛虎雄心>>。今天有的,是<<無間道>>或<<寒戰>>?

 

 

先撩者賤這句話,應該是抗爭者對梁振英說的。警察們,你們都是好好做好自己份工,少說話吧。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