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戶則道

報刊主筆、網台主持

談到青春校園片,近年已由台灣手執牛耳。像《我的少女時代》、《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等台灣電影,來港上映後席捲票房,風頭一時無兩。但這個「一人獨大」的局面,可望由香港本土電影《哪一天我們會飛》所打破 !

故事由余鳳芝 (楊千嬅 飾) 和彭盛華 (林海峰 飾) 這對青梅竹馬的夫妻說起。他們屬香港典型的中產一族,二人識於微時並結婚多年,但雙方終日為公事忙碌,感情平淡如水。在一次中學舊友聯誼會上,余鳳芝憶起中學好友蘇博文,但他早己音信杳然。故此,她決定抽空重返母校,尋找蘇博文下落。

 

夢想與現實的妥協

本片的故事架構、人物設定和選角,均是上乘。電影起首把少女時代和現今的余鳳芝,分為兩個段落作雙線發展。少女時代的余鳳芝,是個青春可人兒。她生性樂天、臉上總掛着笑容。如一般少男少女一樣,她愛與知己相伴,談談情,說說愛,對未來抱有夢想,給人甜蜜和溫暖的感覺。但現今的余鳳芝,卻早已被忙碌枯燥的駕馭了人生。她更因夫婦之間感情問題,變得鬱鬱寡歡,愁眉蹙額,給人凄迷、我見猶憐的感覺。

 

編導把余鳳芝這個人物,利用時光將之分割,得出兩個性格質截然的角色和段落,再將之糅合起來,令她成為一面鏡子,倒映着觀眾的過去,勾起大家求學時期的總總點滴,以及投身社會前後的心路變化。

 

人生路上,我們有多少個知己良朋,能伴隨大家走到終老? 他們當中,不少好友或因移民,或因長期在國外工作,從此疏於聯絡;有些則曾與你譴綣星光下,或是狂歡暢飲至通宵達旦。如今各自為了事業或家庭,只能相隔數載才能重聚。蘇博文這角色便刺中不少觀眾死穴 ! 勾起觀眾對昔日知己良朋的思念之情。

 

談到她的丈夫彭盛華,他年少時為人風趣幽默,擁有藝術天分,帶給身邊朋友無窮快樂。但他投身社會後,也得看現實妥協。在「顧客永遠是對的」的魔咒下,他的藝術天分被埋沒。為了討好顧客,他經常要笑臉迎人,向顧客曲辭諂媚。他昔日為人風趣幽默的性格,轉化為取悅顧客的手法,他的遭遇,無不令觀眾身同感受。

 

製作水準超越中外電影

《哪》的幕後班底為《狂舞派》的黃修平和陳心遙,並加入了泰迪羅賓,與陳心遙聯合監製。本片跟《狂》的中心思想一脈相承,編導借余鳳芝與她好友的遭與,反映夢想與現實常存在落差,但我們無須為此而忘卻初衷,背棄夢想。但《哪》的一切,包括故事、演員、攝影、美指、配樂等,全都屬高水準,水準之高,不只超越了《狂舞派》、超越了華語電影,更遠超不少歐美電影。

本片演員由楊千嬅、林海峰、游學修、蘇麗珊、吳肇軒主演。林海峰一向給人風趣幽默的形象,在本片中,他在笑位拿捏上見準繩;在處理與楊千嬅多場情感衝突的對手戲時,也能做到慍而怒,表現沉實不過火。戲內不少新晉演員,從游學修、蘇麗珊、吳肇軒,到客串性質的何故,演來亦見恰到好處,有板有眼。他們的表現,包括戲內得意有趣的鸚鵡,全都給觀眾帶來驚喜。其中飾演楊千嬅「少女版」的蘇麗珊,更憑本片獲得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提名。看過本片的觀眾,定必對她獲得提名而感到心悅誠服。

 

本片的攝影和美指方面也見心思。每一個鏡頭,從取鏡角度以至色澤光暗調配上,全都做到一絲不苟。電影中的校學在九龍華仁書院實地取景,攝影師成功把該校蘊涵的書卷味、學生自由自地坐於青葱草地聊天等意境,完全捕捉;在處理本片主旨「飛」的題材,談到理想與夢想時、本片不乏藍天白雲青草地的美景,全都如詩如畫般美,成功帶出愛與夢在廣闊的天空下,自由自在翱翔的意念帶出。觀眾看畢本片後,定必有重返母校、緬懷過去,重新拾人生應抱有夢想的衝動 !

 

港人引以為傲的電影

《哪》沒有參照一般青春校園片的既定公式,例如以大量庸俗有味對白及情節、大灑鹽花來取悅觀眾。編導捨易取難,改以紮實、具深度的故事內容,來博取觀眾對本片的認同感和愛戴。本片實屬雅俗共賞的作品,觀眾可自由選擇以普通的青春校園片的角度去看,又或是從香港本土情懷、集體回憶、人生哲理等角度去欣賞、去思考本片的核心價值。它更間接提醒本地為官的教育界朋友,現今香港中學生最欠缺、最需要的,是要抱有夢想,而非TSA等無謂而繁瑣的考試或測驗。個人認為,《哪一天我們會飛》是本年度三大必看的中外電影,能令港人引以為傲的百分百香港電影。

 

 

白戶則道

好戲連場 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moviekiwi

 

Share On
Dislike
0
楊千嬅     影評     白戶則道     哪一天我們會飛     林海峰     黃修平     陳心遙     狂舞派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