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美國聯署局主席耶倫每六個星期開會議息,無論之後的經論如何,都對世界經濟有深遠的影响。但是她的薪金卻不及卻特區金融管理局總裁的四份之一。我從來不明白為甚麽特區官員的人工是那麼高。改了問責制,提高了人工,以為有事,就會有人辭職。除了老董時的三個(葉劉(為23條)、梁錦松(偷步買审)同楊永强(SAR死人))之外,之後發生了任何大少事發生,都無人需要問責。金融管理局負責管理香港一個金融商業城市的金融業活動,又是否稱職呢?就我所知,金管局的職能可分為三部份:

 

1.管理發鈔,穩定港元和貨幣政策。發鈔銀行將外幣交予金管局(前身叫外滙基金),換得負債證明書,然後按1美元兑7.8港元發鈔。金管局自行發10元鈔票及硬幣。所以港元是100%由美元支持的。在穩定港元的工作,在97年前是靠一個套戥機制(arbitrage)。比方說街頭10元1個橙,街尾有人用11元幫你買1個橙,你便可利用這機會去套利,即在街頭買橙到街尾買。金管局有一個官價,即1美元免7.8港元,而外滙市場亦有一個市價。當市價偏離官價,銀行可透過套戥獲利,亦會收窄市價與官價差異。這個機制,理論上是安全的。但97一役,發現外國炒家可透過冲擊聯繫滙率在股市獲利。當年的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對付冲擊只用加息一招。最後要政府入市收拾殘局。現在的安排是比較複雜,設了上下限。。超越了上下限,金管局就取代原設計裡銀行的角色,主動在市場買賣。在聯繫滙率下,港息跟美息走,即香港不能自由地改動利率去調節經濟。香港是沒有貨幣政策的。所以金管局在發鈔和穩定港元方面,工作是被動的。再加上沒有貨幣政策,連議息會議也是不需。成立至今,唯一的一次表演機會,換來的是任志剛多了一個卓號 -- 任一招。

 

 

2.監管銀行界。最大的問題出現在2008年間,銀行發售雷曼結構性產品,簡稱迷債。結果當雷曼破產,這些結構性產品的價值大跌,幾近於無。不少買了迷債的人,原來是存定期,誤信銀行之言,以為迷債是高息債券,所以才買。事後金管局沒有認錯,只迫令銀行對非專業投資者回購迷債。為此事,立法會成立了小組委員會,經調查後,發表報告指,金管局在雷曼倒閉之前,未有發現註冊機構的銷售手法有何嚴重不當,沒有在問題出現前作出糾正,金管局前總裁任志剛應予以譴責。看來,在監管銀行界方面,金管局也是做得不好。

 

 

3.替外滙儲備增值。在資本主義的世界裡,錢搵錢是最易的。以金管局3萬多億,要找一個好的基金經理應是不難。而最低的要求(bench mark),應是美國政府債券的2厘吧?第3季虧損的638億,足夠搞全民退保,及適齡學童入讀大學而有餘。陳德霖的回應很有趣, 「金融市場波動,亦無能為」。

 

 

三項工作,第一項可做的不多,第二項做得不好,第三項無能為力。無能為力的下一句,是退位讓賢吧?這樣好的工,到那裡找?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