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區議會選舉,投票率47%是回歸以來最高。

 

唔少人對民主有一個看法:一人一票,必然民粹,窮人人數比有錢多,愈能夠投窮人所好的就愈能夠在選舉成功。但事實唔係咁簡單。根據投票行為的研究,在民主成熟國家,窮人投票率低、高學歷的投票率高,但在只有假民主的極權國家,教育程度低(甚至係文盲)的人反而投票率高。點解?因為識字少,選民票易買、易呃、易嚇。

 

咁香港呢個唔算民主又未至於極權統計的地方又點?

 

每年選舉,傳媒都會報導建制動員選票,又旅遊巴又蛇齋餅糉,靠的同樣係低學歷選民票易買(一張票可能只值一餐飯)、易呃(輕信選舉醜聞)、易嚇(佔中破壞社會)。不過,呢類選民每區有限,應用同樣方式到教育程度較高的選民身上,成本也高得多,冇咁容易郁得到,邊際成本在上升。

 

今屆的情況,到底係由於雨傘運動,喚醒一班教育程度較高的黃絲年輕選民拉高平均投票率? 抑或反而係一班沉默的大多數終於忍唔住要幫港出聲呢?要清楚解釋今次區議會高投票率問題唔容易,但問題重要。暫時可以肯定的,是葛佩帆和鍾樹根兩位博士的落選會拉低區議員的平均學歷。至於區議員的平均智力升定跌,應該比要解釋投票率上升容易。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