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互聯網把人與人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透過webcam便能即時和親友對話,每逢聖誕、新年,可以打個招呼。近年興起的社交網站,使你除了和舊朋友聯絡,同時可認識新的朋友。最通常認識的是朋友的朋友,或者當你加上一些名人作朋友,在他的朋友欄中去尋找新朋友。選擇新朋友的準則有很多,例如嗜好(e.g. 大家都愛動物,旅遊或飲食等) ,政見接近,或單憑外貌,事實上,有美麗照片的女生有較多facebook上的朋友。當交新朋友成為一種時尚,有人就會利用這種時尚去獲利:裸聊是其中一種成本較低,成功機會較高的經濟活動。

 

裸聊的過程千篇一律,每次都一樣。受害人在facebook看到一些樣子甜美,衣着吸引的少女,發現她的朋友欄中有共同朋友,又或者一些名人,於是便加她為自己的朋友。不久受害人收到她的私人通訊(PM) ,談了一陣,叫你開webcam對談。談話內容會越來越私人,最後她便引誘你脱衣服,不久後,受害人便會收到自己脱衣的影片,原來剛才裸聊的情形已被拍下。對方要求收錢,否則你的裸聊影片將會在互聯網上流傳。若然你去報警,警方會建議你不要付錢,但要有心理準備裸聊片段會流傳,你沒有其他辦法,因為集團可能在菲律賓。

 

這是一條小學生也能想出來的橋段,為何今年的受害人人數多達幾百,當中包括大學生,醫生、甚至大學教授呢?受害人是以何種心態去脱衣的呢?可以想像,當中不少是些獨男,在現實世界裡不善社交,又沒有女朋友。一天有一個美少女與他聊天,談了不久,更覺少女很可愛。於是當她叫獨男脱衣時,他便依從了。那種可愛與親切感,是由她用經精心設計的對白營造出來的。

 

另一方面,一些自命風流的人,也會以為有飛來之蜢,大家脱衣,談得暢快,事後成為他與真實世界中與朋友談話時的「戰績」。你可以把這種人稱為「阿叻」。無論何種原因成為受害者,他們都是認為脫衣沒有損失。而且男女一齊脫,公平嘛。顯然,他們對現今世界的科技一知半解,不清楚經過互聯網表演脱衣服,人家就能錄下來,再經互聯網流傳,對你的傷害可以很大,甚至在外國有人因受不了網絡欺凌而自殺。裸聊陷阱的成本很低,只利用一些零成本的社交網站,以及威脅受害人所用的影片分享網站和錄影設備等。由於受害者多是獨自處於自己的家中,感覺絕對安全,防禦意識很低,一不小心便會上當。而當集團身在外國,本港的警方亦愛莫能助。還記得早前港大校委會議錄音被洩,即使本地法庭下了禁令,錄音不還在台灣流出嗎?

 

裸聊的受害者所追求的全然是精神上的快樂。經過交談和視覺上的刺激,透過想像而令自已得到快樂。就算整個過程都只是一種想像,但想像本身就是真實的。這種說法,有點哲學味道,也接近宗教上的通靈體驗。經常在網上流連的人,以為網上的事全是虛擬的,是假的,所以做了甚麽事也沒有後果。有心人就利用這弱點,利用一些照片、影像作為謀生工具,要受害人付出真實世界(金錢)的後果。我相信對受害人最大的打擊,是那個樣貌甜美,令他們破財的網上新相識(那種想像),可能不是女生。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