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梁錦松好像跟隨着他的舊老板老董一樣復活過來,昨天他大談普教中。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否認當年的母語教育是他主導的。這番話令人想起689否認8萬5建屋目標是他在老董年間提出的政策,亦有如老董說8萬5已經不存,就把所有責任抹去,就不存在一樣。普教中是最有效的這一命題,前題是你使用的母語是普通話。語文的學習全在於運用的時間多少,當你的父母、兄弟,朋友都全是說粵語,你是沒有機會在日常運用你用普通話學到的中文。當我們寫作時,意念先從口語化為思想,再化為文字。若我們日常口語是粵語,寫的卻以普通話學,那種中文便變成一種沒有生命的書面語。這種經歷大部份香港人學英文時出現過。在沒有英語環境下學英語,學到的是沒有生命的書面語。

 

粵語與普通話之分別,跟外國不同語系分別不一樣。例如英語和法語看似有點桐近,但没有人用英語學法語。這裡所不同的是我們可只懂粵語,而完全學會中文,這一點很重要。粵語和普通話對中文都有完整的注音,即所有中文字都有粵音。所以你可以只懂粵語,而學會中文。我中學讀中文時,沒有學過普通話,最近看紅樓夢,沒有半點問題。有人說,你用粵語學中文,可能不懂一些北方土語在寫作上的表達。這可能是,但不一定重要,而且這些土語亦會常改變。對粵語和普通話那一種學中文較好,近年已有多人指出粵語屬中古漢語系,能準確讀出唐詩平仄,押韻。反觀普通話是出自滿蒙時期的北方官話,用來讀出唐詩,就未必押韻,這種爭論是語言學家的事。老實說,我討厭閱讀近代大陸作家寫有關政治、經濟、歷史方面的書藉。看了幾十本,當中套語極多,沒有理論架構,少分析。大膽地說,書中有一半內容是無用的。這種用套語的寫作方式,與他們學習中文時使用普通話,而通過這普通話,吸收了背後中共的意識形態有莫大關係。香港要普教中,又要避開這套愛國愛黨的意識形態,談何容易。最後大陸13億中國人,用中文寫有關經濟的作品,無人能及張五常。而張五常,只是一名不懂普通話,在港時不能升讀大學的普通香港仔。

 

梁錦松今次出山,當然不是為了他的子女在港升學。若梁錦松擔心子女語文學得不好,大可安排他們入讀國際學校,或請專人教授他們普通話,甚到參考林鄭、689等,把子女送到外國去。今天有記者問阿松是否有計劃選特首,他說沒有。問題是問錯了,答的才可以這樣直接。阿松話過參選與否是上帝的意思,這裡所指的上帝,是習大大吧。689述職之後繼續爭取連任,強硬路線依舊,任李國章為港大校委會主席,與香港核心價值對抗。那邊廂,鬍鬚曾又動之以情,企圖令強烈本土意識人士投到他的陣形,做成香港團結大和解的局面。財爺背後是有公務員系統支持的。至於阿松是老董頭馬,工商界人緣不差,就試試普教中這一着,這是中共最希望進行滅粵的第一步。689試過國民教育,失敗了,現在到阿松。述聯時我估計習大大對689說,「你可做你的,我不管,到時有3(4?)個跑馬仔,到時誰做到成績,誰做特首」。所以阿松沒有計劃選特首,在選舉委員會這機制下,特首一職還是上帝委任的,阿松只是被計劃選特首。May the force not be with you。

Share On
Dislike
0
梁錦松     粵語     普教中     普通話     謎米政治時事     Daniel Le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