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友斑

建築師、公司合伙人,業餘寫作,夾雜於新舊世代之間,寫盡港式生活故事。

天氣太凍,於是我同 Amiee 特登去買火鍋料,準備打個靚邊爐,買料途中剛結婚無耐的老死阿Tim打電話俾我,話老婆發火非同小可,問我可唔可以收留佢一晚,我係電話中忍唔住爆佢一獲,點解男人一結婚就變成老婆奴?「今次有難言之隱架大哥。」我問Amiee介唔介意多個人多雙筷,Amiee又無所謂,於是我叫佢拿拿淋揸車上黎。

 

一上到黎Tim即刻講萬九句唔好意思,唉一場老友算啦,「唉Bernard今次我真係唔知點拆啦......」邊食邊講啦,素來Tim老婆Suki出名猜忌心重,佢地拍拖拍足十一年,真係人生有三分一嘅時間係一齊,外人睇佢地就覺得難得長情,但其實拍拖十一年以黎,Suki成日都覺得Tim有出去玩,出面有女人之類,Tim最出名的金句,就係:「如果我有出去玩,我死得甘心,問題係我真係無呀!」至於點解會同一個咁多疑嘅女人結婚?其實係sort of迫婚,始終拍足十一年拖,唔係咁容易就可以話散就散。

 

無錯,呢種婚姻到底係責任多定愛情多,實在好難講得清,anyway唔結都結咗,今次結婚本身大家都開開心心,佢地去兩個蜜月,一個日本一個泰國,一短一長,去完日本返黎無耐,就要去泰國,兩公婆間屋新入伙,洗衣機仲未用到,所以就將去完日本的衫返奶奶屋企,即係Tim阿媽屋企度洗。

 

第日Tim上阿媽屋企拎番啲衫褲,佢都無為意就直接放入行李箱,好啦出發去泰國旅行,點知去到最後一日先黎炒大鑊,因為Suki係個行李箱入面發現一條不知名的女人粉藍色底褲。

 

「條底褲係邊個嘅?仲要收到咁入?」Suki已經被怒火衝昏頭腦,無論Tim點解釋,都聽唔入耳,佢自問對呢條底褲一無所知,發咗好幾知毒誓話自己真係無出去玩,Suki於是爆咗句:

 

「唔通條底褲係外星人架?個外星人仲咁有情趣識著Lacy?」

 

結果由前日開始,Suki已經全程無理過Tim,直至返到香港都係一言不發,之後就話呢段時間唔想見到Tim住,叫佢返阿媽屋企訓冷靜下。

 

正常人聽到呢一刻,都已經發現疑點,我同Amiee都不約而同問佢:「你有無問過你阿媽發生咩事?」Tim話自己都諗過呢個可能性,但條底褲係細碼,阿媽無可能會著,「頂係咪你阿妹架老老豆豆?」

 

Tim呢一刻好似先至恍然大悟,可能係阿媽將阿妹條底褲搞錯,以為係佢老婆嘅,佢即刻放低所有野,馬上打電話俾佢個妹,之後再Confirm埋係阿媽唔小心擺錯,Tim於是即刻換鞋,話要返去同老婆解釋,「麻煩晒真係,走先再見。」

 

我同Amiee互望,真係呆了。

 

原來感情去到某個階段,唔一定會昇華,反而大家愈來愈緊張,關係又繃又緊,講到底,都係講到底你夠唔夠信任對方,講就易做就好難,生活中一定有無數小風波,如果一段關係會如此經唔起風浪,試問又邊有可能兌現到當日婚禮上的承諾。

 

件事去到最後,Tim同Suki當然「和好」,但關係並唔見得有進步,聽Tim講老婆對佢的控制愈來愈多,佢係度感嘆「單身多好」之時,其實好多事已經返唔到轉頭;既然做得成老公老婆,又何必搞到咁彊,無必要的猜忌,最終只會猜走彼此嘅熱情同關係。

 

*《斑駁陸離》逢星期二、四刊於《 香港投資日報》

藍友斑 Bernard

Share On
Dislike
0
信任     藍友斑     香港投資日報     斑駁陸離‬     外遇‬     底褲     誤會     猜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