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港珠澳大橋的超支追加撥款在陳建波濫用財委會主席的權力下,强行被通過了。鏡頭前只見積極進步派的陳偉業,梁國雄,陳志全和黃毓民有所行動,其他泛民議員都安坐席上,按下按鈕投票。這一幕比過去常去洗頭的那個吳亮星做主席時的一幕,更令人憤怒。今次通過港珠澳大橋追加撥款是否意味着三月底前高鐵超支的追加撥款一定能如期通過?更甚者,曾鈺成會否在大會採用陳建波式的剪布對付網絡23條?那麼,泛民又會怎樣應付?

 

首先,港珠澳和高鐵都是大白象工程。港珠澳連一同相關項目及追加撥款,己超過一千億。但橋起好後到底有多少人會用,車輛收費能否應付日常開支等問題,運房局副局長在會上是不敢答。說到高鐵,運房局局長應首先辭職下台。足足五年時間了,仍然未能處理好「一地兩檢」的問題。沒有一地兩檢,高鐵的經濟價值就是近乎零。這兩項工程沒有增加香港競爭力,只是使香港與中國內地更緊緊相連,是一項純以政治為目標的工程。不要忘記,中共經濟下滑,使這兩項基建的人將會比下調了的人數再要減少。對於現時估算己只是4%回報的項目,港珠澳已成可做可不做的工程。為了要如期完成,這些項目還涉及輸入外地勞工。為了「保皇」,在沒有經過充份討論下,工聯會支持了撥款,再一次活生生出賣工人利益。這兩項大白象,加上第三條跑道,是接近3500億元的支出。很多專家己說過,中共若不開放空權,三跑是不能提高機場的載客量。換句話,又是一項大白象工程。如果將這三項工程,再加上幾年的財政盈餘,己經足以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基金。用最温和的講法,也應先解決香港人的基本需要,然後再去做大花筒,對嗎?如果你覺得全民退保是甚麼「世代之爭」,老人要這一代青年人養,請認清楚,大白象工程是政府將香港人的錢送到中國的建築公司。

 

今次投票在鏡頭前的派民,又變回他們原來的模樣。他們安坐在席上投票時,心裡是想着些甚麼?又是只在會後去批評一下主席濫權?聽到有人批評黃毓民只在鏡頭面前做戲,又說黃毓民批評人「白做」現在自己衝出去又是「白做」,自打嘴巴云云。這些集中批評黃毓民的,多是基於私怨。政治最重要的,除了明是非,是要指出當下的問題所在。不要說黃毓民,如果衝出去的是梁美芬,都應該比個LIKE佢,而不是估算她的動機,批評她雙重標準,對嗎?如果你說衝出去是無用,只是做戲,那我要問甚麽是有用?我認為全部泛民衝出去是會有用的,難道陳建波會把所有的泛民議員趕出會議室?衝出去阻止投票,己非常接近非暴力抗爭的底線,而這策略的成功與否,視乎參與的人數。

 

今次投票中不少在席的泛民議員在來屆是不再參選,換言之,今年是他們在議會的最後一年。在餘下的時間,泛民議員可否展示一下你們的勇氣與能力,想像一些創新有效的抗爭方法。不然,請跟大隊,用比較體力型的抗爭方法,癱瘓會議。今次黃毓民的動作,使部份花生友失焦,救了你們。静静地坐着投票,只顯示你們與時代脫節,間接地,泛民是在助長陳建波。

Share On
Dislike
0
立法會     Daniel Lee     財委會     陳健波     剪布     拉布     泛民     人民力量     社民連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