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年初一的旺角騷亂,警方還在缉捕示威人士,法庭還未開始審訊,事件對社會的真正影響還未浮現。至於事件的起因及責任問題亦有不同的討論。今日想探討一下警方的一個部門的角色,就是情報科。

 

根據維基的資科:刑事情報科(簡稱情報科;英文:Criminal Intelligence Bureau,縮寫:CIB)隸屬於香港警務處刑事及保安處刑事部,主要責任為為警務處蒐集情報(包括有關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活動、嚴重罪案及恐怖活動),加以分析及研究再發放情報,根據情報籌劃採取行動打擊非法活動;以及協助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毒品調查科及各總區刑事偵緝部門提供策略性及戰術性的情報,以採取執法行動。

 

情報科中最出名應該是監聽組和跟蹤組。電影《竊聽風雲1》和《跟踪》就是分別講述情報科這兩組人員的故事。香港警隊在亞洲來說算是資源充足,設備精良,所以監聽和跟蹤的能力是不能低估的。回看當晚的情況,首先衝擊警方的是本土派的人士。這班人在不少本土的議題,例如水貨問題,也是十分活躍分子的。經過雨傘運動的大型市民與警方對峙,我相信警方對活躍的社運人士,由其以勇武為先者會加以注視。所以警方應該已掌握這羣人組織的名單,各名成員之間的關係,他們活躍於那些社交網羣組等細節。我亦相信監聽組已對這組織的頭面人物進行監聽,俗稱「勾線」,就如《竊聽風雲1》的情節一般。跟蹤組也應該對這組織的頭面人物進行跟蹤,了解他們經常出入的地方,查探他們的大本營,甚至是武器庫之所在,就如徐子珊在《跟踪>》的情節一樣。我的這些推論,是建基於兩個假設,一是,這是一般警隊都會做的工作;二是,在香港贊成暴力抗爭的團體不那麼多,在資源上,警方絕對有能力對他們進行監控。但年初一的騷亂證明警方在情報上出了問題。

    

如果本土派是有心搞事,事前為何半點情報也沒有?他們互相沒有通訊?如果有,當天晚上的步署為何這樣差?警力不足,裝備又不足。這個問題,我想立法會的議員要好好跟進。如果是情報失誤,情報科的領導人是要負責。但如果情報科已將準確情報上報,那麼那位負責部署的高層便要負責。簡言之,如果警方硬要說這是有計劃的暴動,責任便落在警方的情報工作或當晚的部署上。更大的問題是事後警方竟然能讓本土派的主要人物逃去,讓他在網上留下錄音,叫香港人「寧為玉碎,不作瓦存」?警方現在有沒有對他作出低調通揖,或已經作出預約拘捕?這個叫香港人去死,而自己走左去的所謂本土派,我相信只有在香港才會出現。更荒謬的是警方一方面讓重要的疑犯走了,但根據線報,警方又聲稱搗破了一個「武器庫」。據事後證明,這個所謂「武器庫」,極有可能是一個環保回收倉庫。香港警方的情報工作究竟是怎樣做的?

Share On
Dislike
0
警方     謎米政治時事     Daniel Lee     旺角衝突     情報科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