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恭喜發財,希望大家猴年身體健康,萬事勝意。我其實是昨晚才回來的,結果比預期遲了一些才回到香港,大約十二點才回到香港。這次我是去了馬爾代夫。這次旅行共有七日。回想一下,我已經有十多年時間沒有外遊長達七日。即使去馬爾代夫這些遠的地方,我一般都是遊玩五日左右。這麼長時間是例外的。上一次長時間外遊已是2005年,那年去了whistler滑雪,之後也不敢放長假期。其中一個主因是擔心做節目的事,因為去五日是會錯過了一次節目。很多時我也會預先錄影,必要時找人代做一集,才能應付到節目。今次馬爾代夫之旅是很重要,因為和三個孫一同外遊。蕭定一更帶了很多工人一齊去,整團有很多人,是一個很開心的旅程。

 

初二凌晨事件,我做了一節聲音版最新蕭析。那最新蕭析中,我是故意不加入我的立場,我只是問了一連串的問題。因為這麼重大的事,在分析時不要先有結論,應該從最基礎問題中逐層問起。首先,我們要懂得問問題。其實我的問題已收窄了範圍,只問戰略上,這個反擊對整個運動是有利還是有害。所有問題都要圍繞這點出發。在更大層面,尚有很多問題要問的,如,從道德原則上怎麼看這件事;政府在這件事要負多大的責任;這件事出現,當然有其醖釀的土壤,但年青人的想法是否正確;還要判斷這件事發生後,對香港的實際影響。我會找機會詳談。

 

當中有些問題我以前已講過,像之前講和平非暴力抗爭十講中,我其實已經講過,但現在也有新想法可以加入。我是堅持和平非暴力抗爭,我覺得這次是misguided action,對運動有害的。他們這樣做有其理由,但並不表示這件事是做得好的。

 

我想用星期四解答對我這個立場的所有質疑。大家有何問題要問,可以放上討論區,或者寄給mark仔。劉嗡昨晚節目中話有一個問題很難答,現在已非暴力了三十年,是不是還不贊成用暴力?我可以告訴大家這些問題,我在心中已有其答案。我叫mark仔搜集網上的質疑及他們的立論。有人話雞蛋與高牆,永遠站在雞蛋一方。我要問是不是抗爭者反對政府,做所有事都會贊成。我要問如果下山埃到政府總部水箱,毒死一萬公務員是否仍站在雞蛋那方。如果有人用核彈炸死梁振英,也炸死七百萬香港人,是否也贊成。講這點是沒有意義,所有評論都有其情況而定。沒有人可以開出一張空白支票。這樣評論是沒有受到思維訓練,我很驚奇練乙錚也會寫出這東西。他的經濟學也很嚴謹,但政治立場評論都是幼稚。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旺角衝突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