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新論

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為香港前途而戰。

新東補選的政治訊號,是香港「反對陣營」(Opposition Camp)重新洗牌。

 

以往我們對「反對陣營」的理解,是分成溫和民主派(民主黨、公民黨、工黨等)及激進民主派(社民連、人民力量、新民主同盟等),兩者同樣服膺於「民主回歸論」(以建設民主中國、港陸良性互動為政治願景),差別只在於政治策略——溫和民主派強調對話溝通路線;激進民主派則主張街頭運動、議會抗爭路線。

 

這種政治光譜已經過時。今天,不論溫和民主派抑或激進民主派,都同樣在議會拉布、進行肢體對抗、也在街頭公民抗命,昔日的界線已經消失,代之而起的是由網絡走向實體的「本土獨立派」——以獨立建國或分離自決為政治願景、以以武制暴為抗爭路線。

 

今次新東補選,見證了「反對陣營」的上述政治重組(Political Realignment)。資料顯示,2012年立法會選舉新界東選區得票分佈為:建制陣營總得票率為35.84%(包括田北俊6.67%、陳克勤8.82%、葛珮帆9.93%、龐愛蘭5.16%、葉偉明5.26%);「反對陣營」總得票率為54.99%,其中,溫和民主派總得票30.25%(包括劉慧卿7.97%、黃成智4.54%、蔡耀昌2.16%、湯家驊7.05%、張超雄8.53%);激進民主派總得票24.74%(包括梁國雄10.39%、陳志全8.19%、范國威6.16%)。而今次新東補選的得票分佈為:建制陣營總得票34.8%(周浩鼎);「反對陣營」總得票52.6%(楊岳橋37.2%、梁天琦15.4%)。

 

比較兩次選舉的數據可見,建制陣營基本穩住約三成多的得票,「反對陣營」也維持約五成多的支持度,兩大陣營的力量對比,並未出現重大變化,變動主要來自「反對陣營」的重新洗牌——昔日的溫和民主派和激進民主派的界線已被模糊掉,楊岳橋作為溫和民主派和激進民主派共同推舉的候選人,取下「反對陣營」最大份額的選票當選(37.2%),梁天琦則為「本土獨立派」建立橋頭堡(15.4%)。

 

或現兩條本土路線

短短四年之間,「反對陣營」出現重大政治重組,中國天朝主義自然是最大推手。四年來,北京一面直接出手壓制港人民主訴求(白皮書、人大8.31決定等),一面以中聯辦和梁振英政府為馬前卒全方位侵蝕香港核心價值(選舉操控、媒體操控、政治檢控及統戰滲透等等),結果是「民主回歸論」破產、對話溝通路線走上盡頭——在天朝全面壓境之下,先是「反對陣營」的溫和民主派被推向激進民主派,繼而是本土自主意識全面抬頭,並衍生了「本土獨立派」。

新東補選之後,反對陣營必將進一步整固調整。在中國天朝主義未見改變的大格局下,本土意識勢必成為「反對陣營」的主流。參照加拿大魁北克、西班牙加利西亞、意大利南提洛爾等海外自治區的經驗,預期反對陣營將向「一種本土意識、兩條本土路線」的方向重整——即「本土自治派」和「本土獨立派」,前者以「永續自治」為政治願景、以革新一國兩制(2047新憲法公投)為政治議程、以非暴力抗爭為運動策略;後者則以獨立建國或分離自決為政治願景、以建立香港國族為政治議程、以以武制暴為抗爭策略。

 

其中,「本土獨立派」早在過去數年,已經形成較完備的政治論述和策略路線(如陳雲的《城邦主權論》、港大學苑的《香港民族論》);但原來的泛民中人(不論是溫和民主派抑或激進民主派)卻一直抗拒建構本土論述(拙作《香港革新論》算是例外),恐怕要花上不少氣力「追落後」,而關鍵就看泛民的年輕一代,能否有足夠的政治能量和智慧,促成泛民政黨向「本土自治派」的方向轉型。

 

「反對陣營」重整之勢已成,坐鎮中南海的天朝宗主,將要如何回應?

(香港革新論:https://www.facebook.com/reformhk

 

 

文章獲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Share On
Dislike
1
人民力量     社民連     新民主同盟     ​人民力量     方志恒     新東補選     本民前     香港革新論     反對陣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