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立法會二十七位泛民議員經三個多月來的努力,用不斷發言及點出席人數,成功阻止了網絡二十三條的草案條例立法。如無意外,條例草案修訂再來已是數年以後的事。到時,隨着科技發展,世界各國亦會對其採用的版權法規作出修改,而修改的方向只會越來越寬鬆。所以對香港網民來說,越遲立法,所採用的法規就會越寬鬆。在整個拉布過程中,由原先三幾個變為全部民主派的議員參與,可說是香港民主意識的一大躍進。現在連最温和的泛民,以前只有三招:請願、遊行和投反對票,現在已醒覺(awaken),知道現政權橫蠻無理,面皮之厚,非一般理性所能應付。在網絡二十三條這一役,這班温和泛民主要是參與點人數時撤退,但這一招威也已非常大。一條簡單減數,69名議員減27名民主派,剩下42人,再減去自由黨幾名議員,剩下的人差不多要full team上陣才不至流會。但保皇黨一向貪威識食,又怎會長期乖乖坐下來開會。流會一次接着一次,大量消耗會議時間。政府最後希望民建聯赢了新界立會補選,修改議事規則。但公民黨楊岳橋的勝出壞了政府的好事。到如今,草案條例只能無疾而終。

 

在整個修訂個程中,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做過甚麼?民主派議員提出的三個修訂,怎樣損害版權持有人的商業利益?大律師公會的觀點是政府的修訂不一定損害網民(即係官司未必一定輸) ,而對於這個政府,網民要的是修訂一定不損害網民(無需打官司)。正如楊岳橋所說,現今科技普及,網民即是市民,其實亦包括經常post相的689。而市民沒有689的特權,怕post了video犯官非。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若有心通過條例,為何不一早提出一個雙方會接受的方案?是否以為只有3幾個議員拉布,主席能剪布通過?未能洞識時勢改變,使政府威望受挫,這是第一宗罪。

 

除了網絡二十三條,這幾天最多人有興趣的是亞視幾時斷氣。有58年歷史的亞視走向絕路固然令人可惜,但過去十多年來,亞視有沒有製作過精彩的電視節目?相信能回答這問題的人非常少,因為亞視的收視率長期偏低,幾乎接近零。非常不幸,香港電視牌照亦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的管理範圍。首先,為何容許無綫利用其收視霸權,簽下香港大部份的藝人,使亞視長期積弱?電視台賺錢與否是小事,但一台獨大的結果是使香港的文化創意工業走下波。今天我們認識的大名星,主要是70-80年代的電視藝員。今天周星馳電影在大陸收超過20億,他初出道只是兒童節目的彊屍。一般市民對競爭如何剌激創意產業沒足夠的認識,我可以理解,但貴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究竟有沒有這方面的政策?我們2年前領教過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以反智的理由─ 一男子的決災 ─不向王維基發牌。請問其他兩間獲發牌的電視台製作了甚麽好節目?無牌的王維基的〈導火新聞線〉已拍了電影版。錯誤的電視台監管及發牌政策,嚴重損害香港創意工業,這是第二宗罪。

 

早前香港氣温急降,低至3度,大帽山等高地更低於零度,地面結冰。有不少人士上山「觀雪」而因地面太滑,無法下山,要求消防救援。這樣的低温,結冰在香港是較少出現,所以難怪有人上山觀賞。最奇怪的是為何在美國、日本等地的天氣網站也能預計香港氣温會下降到接近零度,香港天文台卻估錯。再次不幸地,天文台又是隸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之下。當有議員問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會否考慮把天文台轉到環保局,他回應說天氣與經濟有關。沿着這種思路,天文台會否以經濟的考慮來決定掛風球?或者,天文台也估算到香港氣温急降,只是未能估計到低温對經濟的影响,所以就報最低氣温是6度,對嗎?或者這也解釋了為何香港的8號風球總是放工後掛上,番工前除下,即是傳說中「李氏力場」的根源?以經濟為主要考慮,使市民受不必要天氣的損害,這是第三宗罪。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在終止待續發言時引用《倚天屠龍記》殷素素的一段說話,指民主派議員殺死了條例,他日將會報仇。好明顯,局長沒有教育局局長「一日讀一本書」的能力,沒有把《倚天屠龍記》讀完。張無忌長大後,有沒有找六大派報仇?答案是沒有。因為張無忌發現幾十年江湖的風風雨雨,都是由成崑一手做成。回看香港,這幾年的所謂港獨,旺角的騷亂,不也是成崑所化名689所做成的嗎?背負着三宗罪的蘇局長,應show少點咭片,多讀點書,長大後,變成蘇無忌,對付成崑。

Share On
Dislike
0
亞視     網絡23條     蘇錦樑     天文台     ​亞視     謎米政治時事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     Dainel Le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