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第二段評價一下版權人那種看法。他們覺得那些東西屬於自己,不喜歡讓人用。他們覺得如果別人要用的話,就要付錢,否則是偷東西。其實他們不能從哲理上去想清楚這件事。其實他們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因為知識產權是一個公共物品﹐不會因為一個人用了而耗盡的東西。

 

而決定知識產權的範圍要兼顧兩件東西,一是產權的保護,另一是公共利益,要在兩者之間找到平衡。像發明了偉哥這種藥,現在已沒有了專利權,全世界也能製造這種藥了。因為一件事讓公共使用,是會對整個社會產生更大的利益。個人單方面的利益並沒利凌駕性。

 

而版權人用產權來比喻知識產權,這是不正確。如你擁有一張椅子,因為你用錢買了。而知識產權是「盜竊」回來,因為前人的知識版權沒有向你收費而已。一個人不能憑空創造出一件東西出來。作了一首音樂﹐有沒有向創造五線譜的人付版權費,而創作中又聽了多少音樂。再舉一例,香港小說多是抄了亦舒,而亦舒抄了張愛玲,張愛玲抄了《紅樓夢》,而紅樓夢又抄了《金瓶梅》。不知大家有沒有付版權費給金瓶梅。其實沒有東西完全來自創作。如果像他們這樣看知識產權,知識便不能傳播了。如果知識產權是絕對和沒有時限,我們一談相對論便要付版權給愛因斯坦的後代。這樣的話,若不想付錢,我們每個人一出生便要發明所有東西,因為知識已不能傳播。所以我覺得這一班這樣看知識版權的版權人是愚蠢的。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知識產權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