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對大多香港人來說,現屆特首在施政報告中40多次提到「一帶一路」,是為了擦亞爺鞋,是689連任選舉工程的一部份。沒有人能知道那些國家屬於一帶一路,那些國家不是。為甚麼要加强在一帶一路上國家的經貿聯繫?習近平去年不是到過英國進行訪問,作了千多億元的投資嗎?為甚麼一帶一路的投資,要比在歐洲的投資重要?兩會期間,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工作報告中提到:

 

順應國內經濟提質、增效、升級的迫切需要,要堅定不移擴大對外開放,包括扎實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統籌國內區域開發開放與國際經濟合作,令「一帶一路」成為和平友誼紐帶,共同繁榮之路。而面對外需持續低迷的嚴峻形勢,李克強提出,要多措並舉,遏制進出口下滑勢頭,包括優化出口退稅率結構,鼓勵商業模式創新,提高利用外資水平。

 

我們看不到一帶一路在中國的經濟政策中有任何超然的地位,甚至國務院有没有制定時間表路線圖去實行一帶一路,也是未知之數。相反,實際的稅務政策,減款比率,加印銀紙等政策就一浪接一浪的正在推行。我不明白「一帶一路」這個空泛理念,為何成為今年香港施政報告的主題。更不明白,為何香港要成立專門基金,支助一帶一路國家的學生來港升讀大學。無錯,香港是一個富裕城市,但香港的大學學位確實是不足。在<補習經濟學>(http://danieleconomic.blogspot.ca/2015/10/blog-post_9.html)中我分析過升讀大高的公開試如何做就年薪幾千萬的補習天皇。就是這股升學考試壓力,使學生討厭學習。今年己有19名學生自殺,原因很多,但不少是因功課壓力,成績不好,或不想讀書而輕生的。689沒有為香港學生着想,增加學位,開創新產業。反而着眼於一些與香港亳無關係的學生生上。無疑,698想連任,他要的選票是在北京手上,與香港市民的福址無關。

 

最無里頭的,是近日689在社交網站提出在中環一帶設立現代泳栅,使在中環一帶的上班一族可在午餐時間游20分鐘水,在做gym之外有另一選擇。我和很多朋友談過游水這個問題,多數人認為游水比做其他運動大工程。因為游水全身濕晒,要花多些時間整理。我想,20分鐘的游泳時間,是不包括步行到泳栅,換衫,之後洗澡,再換衫,吹頭,再步行回office的時間。而女士們在游泳時是否需要花更多時間化裝?Wait,那是午餐時間,我的午餐在那時吃?原來吃午是唔駛等位的?當然吃完午餐之後半小時內是不宜做運動的。所以你無2小時lunch time,你是不會用這泳栅的。明顯地689構思泳栅這理念,心中的用家不是一般的打工仔。但老板們會用公共泳栅的?誰會是用家呢?唔明。

 

作為特首,是以政策改善市民的生活。要市民生體健康多做運動,就給他們多些時間做運動。過去3年,勞工界提出的標準工時立法,這也是2012年689選特首時政綱的重點之一。在香港實施最低工資後,不少僱主要求員工無償加班,變相減低了時薪。當世界都開始轉向每天6小時工作時,香港仍以長時間工作為樂,是全世界上工作時間最長的地區之一。看來689對標準工時立法是又會走數了。

 

另外一個增加市民時間的做法是多給市民假期。例如在北美洲,大約每六個星期就有一個長假期(long weekend) ,即星期一放假。有了時間,市民可選擇到那裡和做甚麼運動。市民需要的是時間,只有一個離地的特首,才天真得認為市民需的是一個泳栅。當然有公權力的689,可以「成功爭取中環建泳栅」。但那只是區議員級數的工作。

 

一帶一路與泳栅,都是空泛理念的典範。一帶一路與香港的經濟毫無關係,而現代泳栅更非市民所需的。只有在一個荒謬制度下,才會產生一個提出兩項與香港毫不相干政策的特首。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