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劉鳴煒早前接受《明報》訪問,指自己與不少學生對談,聽到最多是對教育的抱怨,在香港難有時間和空間發揮自己。他認為政府應制訂一套全面的青年政策,有關政策不是承諾青年幾多年可上樓的「選舉清單」措施,而是培育青年發展成長的目標,並把這目標滲透在各個施政範疇。他又認為港府可參考英澳紐的青年政策。

近日學童情緒問題引起社會關注,劉鳴煒指,近月與年輕人及學生有不下150場會面,談得最多是教育與就業,而學生對教育最負面及不滿,認為沒有自由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沒有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去尋找自己、去實踐自己、去發揮自己」,因所有時間都花在讀書和補課。劉又指,對學生造成壓力的責任不一定只是政府身上,「我亦不想立即用手指指著說一定是教育或教育政策」。他說,現時學校的體育課時可能只佔1小時,直言「在囚人士還會多一點」,反問學校能不能推行「(每周)5小時體育課時數?」,故近來有學童出現情緒問題,他認為除了是政府有責任外,家長亦要負上大部分責任。

劉又建議,下屆特首可以訂定一個全面的「青年政策」,以培育青年發展成長,並把這目標滲透在各個施政範疇,而非承諾青年幾多年可上樓的「選舉清單」措施,或只專注於就業問題。他舉例,英國、澳洲及新西蘭便有特定的青年政策,但政策目標是讓青年「開心、健康成長、具抗逆力」。他指,在社會及家長方面,家長可讓子女花少許時間去打機或發白日夢,每天花30至45分鐘做他們自己喜歡做的事,達致減壓效果。

劉鳴煒是「富二代」,有人會評他談教育、談青年問題是「離地」,他承認,「我是好好彩,是國際學校出身,你可以說我是離地,無體驗過津校的(操練)滋味。」不過,他希望透過後天的接觸,嘗試了解香港學童的感受。他認為,家長及社會不用去到極端,亦不是要對子女「零壓力」,但毋須過度催谷,否則恐怕會「逼出慘劇」。

Share On
Dislike
0
教育     青年事務委員會     青年政策     自殺     劉鳴煒     就業     學童情緒問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