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少驊

網名老徐,早年從事媒體工作,記者、編輯、出版人、專欄作家、電台主持、書籍作者,現在從商,從事客戶關係管理(CRM)系統及數位行銷(Digital Marketing)業務,珠海學院兼職講師,講授流動媒體趨勢及實務。

最近「真香港人」成為城中熱話,有真就有假,於是要有定義,定義必須是「客觀的」、「可檢測的」。

 

維護香港利益就是「真香港人」?
譬如說,若你的定義是「維護香港利益」的人就是「真香港人」。這是主觀的、唯心的、難於檢測的。

 

建制派會說抗爭者破壞香港秩序,也就是破壞香港利益,故不是「真香港人」。抗爭者會說建制派是既得利益者,出賣香港人的利益,不是「真香港人」。也就是說,任何人也可以站在自己的立場指控異於己見者非「真香港人」,這樣的討論是沒有意義的。

 

讀到這裡,或許有人會說,抗爭者付出沉重代價,其出發點就必然是維護香港利益啦!這也只是想當然,人是複雜的生物體,其行為動機往往難於測透。況且沒有人能夠進入任何人的內心,掌握到他們行動的動機。至於「利益」,有長期的,有短期的,也是難於有一致的標準。

 

擁抱核心價值就是「真香港人」?
又或說「真香港人」是擁抱「香港核心價值」的,這就衍生另一個問題,什麼是香港的「核心價值」,這又回到上述的問題,香港的「核心價值」是客觀的嗎?還是各有各說,難於檢測?!

 

所以,「真香港人」是一個偽命題,因為就連定義也是含混不清取不到共識的。

 

為什麼要分辨誰是「真香港人」?
最大的問題是,為什麼要為「真香港人」下一個定義呢?就是要分辨出一批「假香港人」吧!但這是危險的,有關身份歸屬,任何主觀而難於檢測的分辨行為,都很容易只是「族群歧視」的勾當,為了向他們歸類為異己的人進行族群式攻擊,這樣的行徑在今天的文明社會是「反文明」的行徑。

 

生活模式、文化、價值觀都不能作為定義
呂大樂曾經寫過一本書,叫做《四代香港人》,說的是不同年代香港人都有不同的面貌包括生活、文化、價值觀。

 

香港從來都是一個多元的社會,任何人也可以有他的生活方式、政治信念、宗教信仰、人生價值觀的選擇,從來不會強加齊同。


國籍歸屬就是唯一標

在身份歸屬的問題上,任何人在國籍以外去增添額外的條件,都是「武斷的」(arbitrary),甚至是「極權的」(totalitarian),其行徑跟中國外長王毅說任何人流有中國人血液的都是先為中國人無異。

 

香港人就是香港人,哪能分真假?!這就是我的立場!

Share On
Dislike
0
梁振英     香港人     本土     謎米政治時事     徐少驊     梁天琦     偽命題     真香港人     定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