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再過一星期,美國總統大選的兩黨初選應該有初步定案。如無意外,民主黨的希拉里會勝出。至於共和黨,要視乎特朗普能否取得過半黨內提名票的支持。若無候選人得過半數支持,會由黨團協商提名。無論是特朗普和其他另外兩名候選人,他們的政綱理念都十分相近。例如在槍管、移民,醫保的問題上,都是持相近的意見。傳媒和社交網站都將這種走向極端主義的現象歸因於奧巴馬的施政。昨天總統奧巴馬發表講話反駁這種講法。共和黨走向極端之路也不是今天開始。讓我們從列根總統開始談起。

 

己故總統列根的遺孀南茜最近辭世,再一次引起人民對這位一代總統的回憶。列根以硬朗演員的形象入主白宮,所提出的政策在當時來說已是極端。那是美蘇兩極對疊的時代,雙方都生活在核戰的恐懼之下,所以盡量不和對方作直接對抗。列根卻在軍事上提出星戰防禦計劃,把戰爭從地面提升到半空,亦大大提升了科技在戰爭中的地位。較少人提及的是他在經濟方面施行了所謂的「供應學派」(supply-side economics) 政策,和在電力、銀行和航空等業界放鬆管制(deregulation)。在列根之前,無人知道甚麼是供應學派,只可說是一個神話。在列根8年,大幅減税,卻無法提升經濟增長,只做成大量財赤,供應學派變成了一個笑語。最後,經濟衰退在列根任期完了,老布殊在位時出現。經濟衰退迫使一個帶领盟軍贏了第一次海灣戰爭的美國總統在連任選戰中,敗給一個來自小石鎮的州長。克林頓的選舉重點是着眼於經濟,口號是: It's the economy, stupid. 諷刺的是,老布殊一直認為供應學派是巫術經濟學(voodoo economics) ,所以上任後己停止實行。

 

小布殊可以說是在爭議聲中(赢了選舉人票,但輸了總票選票)贏得總統之位,要不是911事件,小布殊能否連任亦是未知之數。但911後,美國需要一個戰時總統,這也是小布殊的强項。在短短幾年,小布殊先攻下阿富汗,後取伊拉克,戰功一時無兩。在政治上,小布殊靠着美國軍事上單一超强的優勢,實行先發製人(preemptive strike) 的進攻式防禦。在政治上,美國實行單邊主義,獨斷獨行,無視盟國的意見。在經濟上,小布殊復行了列根時期減税與放鬆管制的政策方針。由於克林頓時期提出讓窮人買屋的法例,在小布殊時期的銀行房貸未受足夠監管,做成大量次按的結構性產品的出現,引發了之後的次按金融海嘯。又由於小布殊的供應學派2.0減税政策,使美國國債高舉,在要提升國債的法例上,作為多數黨的共和黨議員又多番阻撓,使美國政府進入了近半停頓的財政懸崖,美國國債被多間評級機構降級的境地。當然財政懸崖只是一種假象。之後,議員看到奧巴馬連任,多數國民都把財政懸崖事件的責任放在共和黨議員的身上時,朋友,有沒有發現美國國會爭議少了?美國的國債還不是一天一天地增加嗎?

 

從列根到小布殊,共和黨人就是非常極端的。只是列根和小布殊的時期有明確的外敵,所以他們「以武制暴」的行動得到大家認同。今天的大環境改變了,主要的敵人面目變得模糊。美國的頭號敵人是ISIS嗎?但ISIS又是甚麼?是所有的伊斯蘭教徒嗎?要清楚認識伊斯蘭教的不同分枝的細節,甚麼是原教旨主義,是一個大學的學期課程了。特朗普在選舉時就只能以一句建一道牆防止伊斯蘭教徒進入美國。列根和小布殊還有一個共通之處,兩人都不懂搞經濟。貴為共和黨員,主要是商家支持的政黨,卻不能提出一個搞活經濟,使國民安居樂業的政策,這是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