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有一些職位,除非你做得好突出,否則,是沒有人會記得有誰曾做過的。例如過往眾多大學校長中,做得好的大學校長有浸會的謝志偉、科大的朱經武,做得差的有李國章和劉遵義,不幸同屬於中大。至於教育局長,我記得的有李國章和吳得掂。從這個角度,我不得不拜服李國章,不能留名千古,也得遺臭萬年,在兩個不同崗位上,都有人記得,實得來不易。今日要討論的,是現任教育局局長吳得掂。

 

吳克儉畢業於中文大學社工系,主要從事人力資源的工作,後來吳克儉獲李國章賞識,平步青雲,由教院校的董會成員開始,慢慢做到考評局主席。有這些歷練,吳得掂對香港的教育制度不會是全無認識,問題是他不是從正確的方向認識教育制度吧,例如從人力資源部,主管人手的招聘,福利,假期,及負責人手培訓等事宜。從公司的角度,人力資源部當然對新員工教育的要求,有最深入的了解。加上後期在考評局的工作,吳得掂對香港學生在考試上最弱的一環(the weakest link) 應掌握第一手的資料。但是,正正由於他的這些工作背景,使他成為特區成立以來最差的一位教育局長。

 

 

教育是透過一個學習過程,啓發學生思考,經過實踐,然後明白一些概念或技巧。德國有幼稚園是在郊外樹林上課,看看學生面對不同的外在環境,如何自處。設立學校的原意,是為所有學生創立一個較為理想的環境,去實踐這個受教育的過程。學校所提供的,是教育的投入(input)部份。而教育局,就從政策層面,提供一些教育方向上的指引,使所有學校朝着正確方向發展。問題是,吳得掂以往的工作都集中在學生成績的考核,或一般公司對員工的要求,即是集中在學習的結果(output) 部份。問題是知道所需的結果,不等於明白製做過程的重點。打一個比喻,你要一個自命食家的人到廚房做管事,教人做菜,這個安排,出事的機會是很高的。吳得掂的考評局背景,正正解釋了他為何不取消小三TSA。在他的腦海裡,教育只有考試及培訓。

 

我不認為今年特别多學生自殺全是教育局的責任,畢竟,今年沒有翻天覆地的教育政策的改變。無錯,DSE是一試定生死,但輕生的學生亦非全是DSE的準考生。但是作為一個教育局長,面對這種悲劇,最低限度,也應該搞一個燭光晚會,宣揚一些多關懷身邊學童的訊息。我還記得港人在菲律賓被槍殺,家屬回程,當年的政務司長唐英年走上機艙,輕抱家屬,眼裡神傷而不發一言,這已是足夠了。再高調一點,吳得掂可成立一個6方平台,由教育局,學校,家長,學生,心理學家及醫護人員一起討論這個問題。我相信無人覺得吳得掂一個人能解決這問題,但現在我們看到的是吳得掂不懂如何處理這個問題。面對責備,吳得掂還說深深不忿?那是初級員工對管工責備的回應,堂堂教育局長,在危機處理這一課,吳得掂考得零分。

 

吳得掂在昨早出席在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舉辦的校慶活動,離場時遇到該校學生及校友請願。在整整一個小時的請願,學生只要求他下車接信的過程中,吳得掂就是坐在車內,一言不發,只顧自己玩手機。難道香港的中學生有ISIS的水平,落車接信會有生命的危險?而早前,有學生輕生時,吳得掂叫做父母的放下手機多跟子女溝通。吳得掂示範了甚麼叫講一套,做一套,一個虛偽的小人可以衰到甚麼程度。以吳得掂胸無半點墨,沒有稿便不能發言,但還自吹日讀一書,智慧之低,無出其右。如果你當香港特區政府是一個大家庭,吳得掂只顧到日本看櫻花而不與家長會面,確實拖低了政府的民望。亳無疑問,吳得掂是特區政府的一個負資產。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