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全民退休保障問題是由於林鄭和周永新教授反面,將退保分為「有經濟需要」和「不論貧富」來諮詢引起了香港人的注意。一般來說,有錢人反對,窮人贊成全民退保,而中產會看看自己有沒有好處。以舊的意識形態劃分,保守的人會反對全民退保,認為退休生活是自己的責任,不應由政府負責。左派的人則認為政府有責去保障老人的生活。香港近年出現的極右人士,以「不論貧富」的計劃會加税,變相要青年一代供養退休老人,他們以世代之爭為由,分化社會。最新的右派經濟學,會從資源有效的角度,支持全民退保。從執行全民退保的角度,一切的爭論會歸納成為一個數學問題,即如果根據領取人數,領取金額和及資格年齡,決定全民退保的起動基金,使這計劃可永續運作。不同人有不同的計算結果,但大約都認為幾千億的起動基金,加上500萬資產為分界,70歲後市民每月$3000元的退休保障是可持續的。

 

除非你對特區政府有萬二分的信心,否則,當林鄭和周永新教授反面時,你就應該小心。為何一個大學教授,研究了一個公共政策議題幾十年,受托於政府,運用政府提供的數據作專題研究,所得到的政策結果,會與政府所支持的不同?說錢不夠而要加税是不可信的。只要你留心,香港過去十年,有那些年沒有財政盈餘?只財政盈餘一項就足夠支持全民退保。當然為免風險,一個起動基金是必要的。只是政府欠缺推行退保的勇氣,情願以退税、退差餉的方法,把錢退回給市民,做成富者越富。五無人士連一亳子好處也沒有的新聞亦時有所聞。這樣退盈餘,得到退款的人自覺是應得的,不會多謝你,而不獲好處的,會心感憤怒。現政府民望之低,是有這樣退税的經濟原因。

 

先不說政府是否腐敗,「不論貧富」的退保意味着政府要將部份儲備成立基金,可以動用來作大型基建的錢就會少了。這一改動,正正是特區政府官僚的大忌。傳統上殖民地時的港英政府是自生自滅,不會獲得倫敦政府的支援。所以在麥理浩之前,香港是極少公共福利,基礎建設。當年獅子山隨道也是因為要與建輸水管到九龍順便而建的。及後麥理浩要懷柔,大搞福利,也要想出用高地價政策,用賣地的收入支付政府開支。現時的政務司,財政司,不就是在7-80年代進入港英政府任職政務官的嗎?相信他們曾也一睹夏鼎基的風采,與一眾洋人高官共事,耳聞目染,學懂謹慎理財的重要。今天你聽財爺講話,小心管理香港人的錢成為他理財的哲學。財爺學了港英的半套,卻學不到更重要的另外半套。香港過去的成功,是因為有麥理浩的鴻圖,而非單靠夏鼎基的理財哲學。

 

在支持政府的經濟學家中,最進取的是科大的雷鼎明。此公推算出政府若推行全民退保,將會做成幾千億赤字。首先在雷鼎明的計算中,基礎建設是每年以高速增長。如果基礎建設大增,那麼,整體收入也應有正面影响,對嗎?但是雷只以現時港府的收入作未末收入的估算,這樣會低估了收入。其次,如果基礎建設真的沒有做成收入增加,為何不先做退保,減少基建呢?在近期一個有關全民退保的研討會中,蕭若元先生己指出雷之推算遺漏了兩部份,嚴重低估了政府收入。在那段對話中,雷鼎明斷言已經包括蕭若元先生所指出的那兩部份收入。在21世紀,你的一言一行會在youtube上無限流轉,何苦要講大話呢?

 

最後以世代之爭看待這個問題的一羣人,看完明白了全民退保數字上的實際計算,應該是無言了。我不會建議他們重讀幼稚園,因為香港幼稚園學位是不足的。反而,我想問他們是否知道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都是社會福利較好,退休保障較强的國家?在科技高速發展的今天,人力資源是最重要的資產,而人與人之間的合作,幫助,也越來越重要。一個能保障老年退休生活的制度,必定能使人力資源得到更好發揮,做成社會和諧,有利合作。只以個人利益出發,弱肉強食的森林定律,正正是今天中國社會的本質。朋友,你有這種意識形態,珠海是歡迎你的。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