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香港回歸中共轉眼十八年多,而近兩三年的改變之快,使人有點無法適應。於事有人起來反抗,亦有人作反思,根據已發生的事實,發揮想像力,推斷一下香港未來十年可能發生的事,由五個單元故事,合組成一部電影,名為<十年>。

 

source: xhwikipediaorg.jpg

 

五個故事各就現時最為人關心的事作發揮,如國安法,會否在香港實行,普通話會否取代廣東話,本土主義與少年軍的衝突等。當中<浮瓜>描述國安為求製假混亂,射傷兩位議員,令港人恐懼,使中央能在港實施「國安法」,就令人想起年初一旺角事件,689就立即將之定性為暴亂,及過去一年多689多次强調有人搞港獨的手法,如出一徹。至於<方言>探討普通話能否取代廣東話。這一點,我是抱有疑問的。但近年特區在中、小學加强普通話的積極和進取態度,是令人擔心的。<本地蛋>描述少年軍對犯禁物品的四出偵查,對寫着本地蛋的小鋪的攻擊,不但反映中央對本土主義的打壓,亦令人回想起文革時紅衛兵的批鬥。用教育對小童來洗腦,後果是很嚴重的。在現實的香港,那些青關愛,正義同盟,不就是以民鬥民的代表嗎?<自焚者>使人容易聯想起西藏的自焚,但在香港,有人會自焚嗎?看見時,會否感到心酸呢?而自焚前的鎮壓,使人回想起雨傘運動時,金鐘放催淚彈的一幕。原來我們和西藏是這麼接近。

 

<十年>從上映的一日就是一部敏感,具爭議的電影。上演的戲院不多,到最後,就算場場爆滿,也要落畫,證明院商是不按照市場規律營商。他們可能怕得罪有權有勢的一方。套用林建岳的講法,真是不幸,是政治绑架了院商的專業。但好的電影,會尋找到出路,院線不能上映,就作社區放映。據調查,全港有34個社區地點播放<十年>,做到了遍地開花。記起雨傘運動時不是封鎖了廣場,市民是不會衝出街上的。如果不是提早落畫,<十年>會否有如此的聲勢,也難逆料。論導演技巧,拍攝技術,燈光,劇本等,<十年>未必是今年最好的電影,但香港人近年內心的不快與恐懼,就能在片中找到了共鳴。一部好電影,可以是指電影藝術上的好,亦可以指超越藝術,反映當時人民精神層面上的好。<十年>成為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香港電影導演會年度大獎,,香港電影金像獎,應屬後一類的好電影。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在回歸了近兩個十年,香港人以<十年>來預示未來,當然是悲哀。但正正有這些預期,我們才需要反省。如果我們堅持用廣東話,怎樣滅粵呢?又如果我們堅持以非暴力作為抗爭,國安法很難在香港實行。我們不需要强調本土主義,一樣可以建立自已的海水化淡廠,「自已食水自已做」,我們是可以從危中看到機會的。過去十年,在電視上緊隨大陸的結果,就像亞視一樣停播。或許亞視停播前羅琳的一句「女性是需要獨立的」對香港和香港的電影是最好的忠告。拍了多年合拍片,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的兩部得獎名片-- <十年>及<踏血尋梅>,都屬小本製作,是純講本地故事的港產片。十年生死兩茫茫,今年的電影金像獎,有點像與回歸前的英屬香港本位主義對話。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