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Lee

是一個愛好音樂和武術的經濟學人。對香港的政治、經濟,時事十分關心。

隨着網絡23條的休會待續在立法會獲通過,這個爭議性極强的議題將會暫時放下。九月立法會大選後,重新審議,再重臨立法會,是一至兩年後的事了。有人說,未能將要爭取的權利,如公平使用(fair use),豁免凌駕合約條款(contract override)及用户衍生(UGC)等加進條例中,未算成功。但條例是政府草議的,在立法會佔少數的民主派除了否決惡法,還能做甚麼?難道你打蘇局長,他就會修改條例,把這三項都包括嗎?這次成功阻止惡法通過,令人喜出望外,因為幾個月前,無人預計民主派會成功的。今次成功有很多不同的因素,積極抗爭派,如人民力量,社民連,以拉布點人數,消耗會議時間,使會議變得無聊,而建制派不少人「無時間陪你玩」而不出席,做成流會。建制派亦因中央無吹雞,而有點放水。例如曾主席,今次就没有「番黎就郁」,證明共產黨無落order。加上選舉年,傳統泛民要顯示其做到野,才首次有大規模的拉布的出現。20多名議員一起拉布,對仍是尊重議事規程的曾主席,是無從剪布的。

 

議會內的抗爭,是得到議會外羣眾和民間團體支持的。在今天主流傳媒歸邊,對抗政府的訊息多由網上發放。網上電台,成為有效對抗政府的基地。所以在香港未有全面普選的時候,網台作為聯繫群眾,發放政治訉息的功能至為重要。而本地政治,由其是有關政黨的取態對於選舉的結果,從而引申的議會內的制衡力是否足夠,有莫大關係。換言之,網台扮演着有效發放本地政治和政黨消息的角色。在科技發達,言論自由的前提下,似乎人人都可以透過YouTube及Facebook live 發聲,但這種「個體户」式的網上傳播,與有組織有規模的網台是有很大分别的。

 

就像傳統的經濟學只講市場與競爭,而不能解釋為何同一類型行業會聚集在同一地點生產一樣。張五常在研究中國經濟時就發覺某些城市成為全國,甚至全世界生產某些產品的重鎮。張五常稱之為類聚效應。多人在同一個地點聚脚,對產品科技的交流,市場資訊接收,都做成方便,大大減低資訊成本。而成行成市的經營,亦使消費者更樂意前往選購,因為在這種環境下能找到合心意的產品的機率還是高一些。雀仔街,波鞋街和已消失的囍帖街,都是由此應運而生的。同理,一個網台建立了一連五日的節目,是一個很方便的聚眾點,當中使用的器材及技術人員的成本由多個節目分擔,平均成本下降。聽眾又養成了習慣,到時到候到某個一地點收聽節目,不需「轉台」,收聽成本大減。别少看轉台的成本,亞視部份死因,不就是因為慣性收視嗎?將網台碎片化,使一些講本地政治的節目,要在主持人自己的厨房一邊食野一邊做節目,肯定減慢了這類資訊的傳送。

 

 

無可否認,有些人可能對其他節目如靈異事件,娛樂快訊及科普等情有獨鐘。這些節目作為網台的其中一些節目,是錦上添花。但娛樂快訊在傳統傳媒已有足夠報導,靈異事件及科普是沒有時間性,即是不需要當天立即討論。相反本地政治和政黨的消息,就有强烈時間性。科普更是沒有地域限制,我們只要知道嶄新科技可做甚麼,那管Google的deep mind的首席開發員是台灣人或是美國人 。而且最新的科技都是來自歐美,在網上早已有良好的發放途徑,例如TED talk, discovery channel等。沒有時間性和地域限制節目,找一個網址(website)放上去讓人download便可,是不需要做網上直播的。

 

 

本地政治和政黨的消息才是香港網台的靈魂。如果由政黨負責人做節目,他們透過講解對事件或政策的見解,讓聽眾更清楚了解該黨的立場及主要成員的能力。而透過chatroom 的留言,亦可知道聽眾的意見,或作參詳,或立即解釋當中的誤會,做成良性互動。人民力量的慢必今次統籌了反網絡23條的拉布,表現出色,如果他能夠在一個有規模的網台與聽眾分享,或者可增加進步民主派的支持度。這對於香港民主的發展,及言論自由的保障,都是有益的。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