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有一件事也等了幾天才講,宏觀濟節目也有講這話題,就是Tesla自動車撞死人。這有很多角度去講。第一,這件事發生是因為一輛白色車閃出來,Tesla車竟然沒有煞車,直撞過去,之後再撞向牆。現在懷疑因為那車是白色,感應器感應不到。經過這意外,要多次調整,才能令安全性提高。這件事令Tesla可能要賠很多錢,更重要是打擊了Tesla的信心。

 

我們講講交通的進步,由馬車轉成汽車,再轉成自動駕駛。馬車轉成汽車,以路程里數來講,意外是減少了。但總意外人數也差不多。這是因為愈安全,駕駛者也駕駛得快一點,而且行駛的里數也多了,所以傷亡比率也差不多。有一個例子,英國有一地方有一攔杆,中間讓汽車經過,但這路口也有火車經過的。有些人不會停車先看有沒有火車經過,便會撞倒火車,造成意外。於是它們把攔扞退後,每年傷亡人數也沒有大變化。因為愈安全,人便會駛得愈快,直衝過去的人會多一點。於是令風險系數變得接近固定。

 

但是自動駕駛就不會有這情況。大家要知道自動駕駛是甚麼一回事。自動駕駛在飛機已應用了數十年。不過飛機和汽車有點不同,汽車路面變化多很多。空中飛機相撞的機會少很多。所以汽車自動駕駛要考慮路面情況有很多變化。如果在路面要自動駕駛,是危險很多,所需要的應變要多很多。

 

世界上自動駕駛有兩大派系,一是Google,其實Tesla是接近Google 派。人是控制不到車,車是自動。另一系是Benz,BMW派,自動駕駛作為一種輔助形式,即可以自動駕駛,可以司機駕駛。現在法例規定自動駕駛也要放手在駕駛盤,必要時轉回人手操作。其實經過多次測試,轉不轉人手操作沒有太大分別,因為遇到危險能夠做到反應也應該寫進程式,所以人能作出的反應,自動駕駛也應該能做到。像一遇到特殊情況,車便會泊到一邊去。一遇到撞擊便會立即煞車。這些反應應該寫進程式。

 

現在大多數地方法例,司機的手都是要放在駕駛盤。明年會推出全自動駕駛,但這要通過法例才能成事。他講新的自動駕駛車,只要一個電話,它便會去接人,又可以自動泊到停車場。Google行了一億里,只遇過一個意外。我想告訴大家,這些意外是難以避免,要經過無數的模擬駕駛,才會找到當中的問題,發現程式中未有的危險情況,才能解除威脅。但機器控制車輛,交通意外會比現在減少。人犯意外的機會是比電腦大很多。電腦犯錯的機會是有,但是少很多。在無數的模擬駕駛,會找到這些危險情況,然後排除。這樣交通意外數目一定大減。這和之前講的例子不同,之前有人的影響,人覺得安全便會疏忽,駕得快一些。但機器不會這樣,不會因為感覺安全而駕得快一點。機器都是用同一邏輯,會有效地減低意外。

 

而且塞車情況會大為改善。因為全部都連結到超級電腦安排車怎麼行,盡量充分利用路面,減少擠塞。至於其他問題,是很容易解決。如香港訊號接收不良,其實政府只要在路面建設發訊號的柱,那便會變得準確。在路上加設一萬個訊號點在天橋底、大廈旁,便會接收得清楚。不過這些意外都不能阻止自動駕駛的進程。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TELSA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