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若元

蕭若元,畢業於香港大學歷史系,人稱蕭才子,傳媒全才。

我想把這件事聯合一齊講。希拉里接受提名演說,主要講特禸普是挑動我們的恐懼,來達到他的目的。她引了小羅斯福所講「我們唯一需要害怕的是害怕本身」其他東西也可以克服。這次民主黨大會收視是高過共和黨大會。大會上有幾段精彩的演講、包括米歇爾、奧巴馬、克林頓和梅麗史翠普。梅麗史翠普被認為是兩位最偉大女演員之一,這話題留待有時間再講。

 

我很相信希拉里的民望會彈升,高過特朗普。之後特朗普也不會再超越希拉里。我可以用很多方法來解釋這判斷。如果有不同意,可以和我對賭。見到特朗這種人,當然令我心痛欲絕。

 

第二,默克爾就最近的恐襲事件作出回應。她話「憂慮不能用作政治行動的指引。反對我們所採取的人道立場,只會帶來更壞後果。」她又表示從無後悔這對難民的開放政策。去年夏天作出決定時講「我們做得到」,指出「我從未說事情很容易,我當時說,現在仍會說,我們可以做好我們的歷史任務,這是全球化時代的歷史性考驗,我們已做了那麼多,正正顯示我們做得到」如果我是德國總理,我也不敢像她收那麼多難民。但我認為她是德國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德國總理。考驗一個是政治家還是政客,就是在困難時期作出道德抉擇,甚至是不太受歡迎的抉擇。有一百萬難民走去歐洲,妥善處理,令死傷人數大減。這就像是天眼狙擊中的道德抉擇。這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但是默克爾已在位十一年,即使之後選不到,也不會令她不是德國最偉大的首相。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希拉里     默克爾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