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講講練乙錚那件事,信報停了練乙錚的專欄。大家要知道練乙錚是一個讀數出身的人,他在明尼蘇達取得博士,之後在科大商學院副院長。很多經濟學家是讀數,因為他們研究的是計量經濟學。

 

林行止話覺得練乙錚的文章很好,於是廿五年前從科大挖角,請他到信報做總編輯,之後做主筆。練乙錚之後去了董建華的中央政策組做顧問,不過他不受重視,之後出來去信報任主筆。後來轉做專欄作家,直到現在。他每星期寫兩篇文,每篇約四千字。

 

我要講的是,香港政經評論專欄作家,有部分對我也有些影響。有時我會看張五常的博文、經濟3.0教授的短文,它們對我也有啟發性。有兩個人的文章有特殊養分,一個是練乙錚,一個是沈旭暉。沈旭暉寫國際政治常有特殊知識或角度。練乙錚的文章反覆推敲,而且有仔細的考驗。尤其要看他經濟學的文章,會獲得一些知識。

 

不過近年我對他有點不滿,於是看少了他的文章。因為他自己講的「法理港獨」即是指法理上香港為何有權可以獨立自決,不過我對這問題沒有太大異議。我對他的異議,他主張港獨的時候,沒有分清獨立和排外。對於仇恨排外的人,他仍要人加以包容,或要「兩條腿走路」。第二,他對暴力也沒有反對,指自己主張的是「暴力邊緣論」。其實他是贊成某程度之下使用暴力,而我對此完全不能接受。在今時今日,他仍講辛亥革命,講歷史上有人用暴力。但我要指出歷史上有人用暴力不對於今日用暴力是合理適當。我們判斷一件事,要考慮時間因素。以前可以做的事,現在未必可行。因為要考慮很多客觀因素,加上人的權念也轉變了。

 

但是他現在專欄停止了,我覺得非常可惜。我之前也見過他,也和他談過,之後找機會和他面對面談談。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練乙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