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乙錚昨天在美國《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談及剛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有六名自決派和本土派當選,練將這六名候任議員形容為「分離主義者」(Separatists)。他認為近期興起的由年輕人主導、意在爭取更多自主空間的政治運動是北京政府加強控制本地事務的直接結果(Direct result),不但為北京和香港政府帶來危機,更為各老年化的泛民領袖代來威脅。

梁振英曾在立法會上公開批評港大學苑刊物《香港民族論》,做法被指是對言論自由的侵害,更激起了香港市民的憤怒。而在立法會選舉後,北京更發表措辭嚴厲的聲明,指香港政府應該懲罰港獨人士,練指這些強硬的策略無助緩和港獨勢頭,反而會弄巧反拙。

他認為為時已經太晚,目前已無法杜絕港獨的思潮,只可以緩和這政治力量的發展,他認為北京應該去除駐港的中央政府官員,停止他們非法干預香港事務和與本港建制政黨眉來眼去;此外,港府任命廉政公署和各大學的管理層的機制應該接受改革,停止梁振英的個人利益影響機構用人;以及停止中國向本港政客的金錢來往,停止他們獲得不公平的競選優勢,包括使用多架旅遊車運載老人前往投票和帶他們用膳等。

練更表示,即使北京政府有意採取緩和措施,但極度親北京的梁振英並非執行緩和措施的合適人選。他預料如果梁振英繼續留任特首,本港的分離主義者(Separatists)將能於2020年立法會選舉中獲得更多議席。

除此之外,他指兩年前本港甚少有人主張中港區隔,但六名自決派和本土派人士當選反映了這些分離主義者已經在本港政治舞台上成為了第三股勢力,成為了西藏、新疆、台灣外,北京和香港政府所面對的另一危機。這股勢力年輕而激進,對北京威權管治的方式難以容忍,亦對泛民陣營代來威脅,練乙錚認為,過往泛民所主張的愛國、和大陸合作的政治主張已不受年輕人歡迎。

他認為,這些年輕人在雨傘運動失敗後感到十分無力,對香港前景與北京插手本港事務感到悲觀,他們對這個城市的未來感到恐懼、絕望和憤怒。可是,泛民政黨卻沒有回應這股趨勢(had little new to offer),仍以「重啟政改」作選舉主軸,一個被年輕人視為已「玩完」的策略(Depleted Strategy),令他們失去年輕一代的信任和尊重。
 

Share On
Dislike
0
梁振英     北京     練乙錚     港獨     立法會選舉     中聯辦     分離主義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