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純粹假設性邏輯推理題:有研究發現,目前法例容許的體罰未能有效令孩子聽教聽話。於是,政府應盡快推出措施,鼓勵家長打大力啲。

荒謬嗎?我不是說大力打仔,孩子不會聽教聽話,這方面我並非專家。我要指出的,是無論目前容許的體罰能否令孩子聽教聽話,打大力啲會否令孩子更聽教聽話是另一個實證問題(empirical question),決不能單憑邏輯推斷。無奈,這正是食物及衞生局建議,更改現時《吸煙(公眾衞生)(公告)令》訂明煙包上健康忠告圖像面積大小的「邏輯」。

年多前,食衛局轄下的衛生署提出建議,把現時佔煙包一半面積的健康忠告圖像擴大至八成半,並聲稱政策有助鼓勵戒煙。當時,我與同事分析了香港由1982年至2012年的吸煙率數據。30年間,香港經歷過1994年、2000年及2007年3次有關煙包健康忠告圖像規管的改變,面積比例由至少兩成增加到一半或以上。統計分析結果顯示,3次健康忠告面積擴大都沒有加快香港吸煙率的下降趨勢。同時,我們亦比較過香港與美國的吸煙率趨勢。比較期間,香港煙包的健康忠告圖像增加近一倍,而美國則沒有改變。

數據卻顯示,香港與美國的吸煙率趨勢並沒有明顯差別。結論明顯不過,香港吸煙率與健康忠告圖像面積大小無關。這份研究,立法會衞生事務委員會是有紀錄的。

年多後,衞生事務委員會再次跟進健康忠告修訂建議。在一份立法會討論文件中,食衛局漠視我們進行過的本土研究,反而選擇性地引用香港吸煙與健康委員會的調查,指現有健康忠告並不足以教育公眾或鼓勵戒煙。吸煙與健康委員會究竟說過甚麼?

該報告是這樣總結的:「我們的研究發現,現行煙包上的煙害警示未能有效起到教育公眾和促進戒煙的作用。

公眾普遍支持擴大煙包煙害警示的面積,使用具警嚇力的煙害信息,定期地轉變煙害警示,以及使用全煙害警示包裝。由於已經有足夠證據支持這些措施的效用,並得到公眾支持,政府不應屈服於少數反對意見,應盡快推出有關措施。」

要留意,整份報告調查的只是現行煙包上的煙害警示是否有效,根本沒有分析過擴大警示面積是否有效降低香港吸煙率。到喉唔到肺,憑甚麼遊說政府推出有關措施呢?所謂「足夠證據支持這些措施的效用」,我可以輕易引述大量持相反意見的外地研究。而即使「得到公眾支持」,控煙政策只是為爭取公眾支持而制訂的嗎?

落後,真的非常落後。然而,香港落後的並非控煙政策,我們落後的是制訂控煙政策時,完全違反實證為本(evidence-based)的原則。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
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http://www.facebook.com/economics3.0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3.0     徐家健     吸煙     政策制定過程     煙草政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