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這段新聞,這兩天都給洗版了,本不想寫這件事,但看見大家好像執到寶一樣,但我又有另外的看法。

 

首先,大家有沒有留意到,這班青年軍的來頭,他們不一定全部是香港人,可能有些從廣東省一帶下來的。而他們宣誓的地方,不是香港政府,或者警方可管轄的地方。按照國家規定,地方是屬於中央政府所管轄。因此,這一班青年人就不受香港任何公安法所管轄。

 

而談到駐軍法,更有明顯答案,他們成立是「解放軍青年軍」,不是成立「香港解放軍青年軍」。所以,何以抵觸《駐軍法》呢?而解放軍和這些青年軍不會有任何公開活動。有的話,也和駐港部隊一樣,如出席慶典等。

 

若果大家是球迷,就會知道當年踢足球是有甲組和預備組,甲組比賽之前,會有一場預備組比賽,這些預備組球員是沒有分的,意思是不能踢甲組,當然有一個制度是令預備組變甲組。小弟曾在四十多年前,踢過一兩場,就了解情況,當時根本不會理會球隊的背景,有機會穿上那對「釘鞋」就開心到不得了,還有機會在政府大球場和花墟出賽,簡直是開心得難以形容。

 

其實,現時的情況和我當年差不多,一些「軍痴」,或者自覺身體不及人,又或者一些父母希望孩子多些了解國家,也順便可以鍛煉身體,管他是什麼組織,什麼背景,一定踴躍參加,積極投入,還得到香港最高領導層來監誓,簡直心花怒放。可能大家覺得這是反智的想法,但是,對於一些青年人和一些熱愛祖國的上一代來說,是一種榮幸,也理不到那麼多。倘若加上一個優惠條件,例如考紀律部隊優先,我相信有更多父母迫孩子去參加。

 

可能我是一個「負能量」的失敗者,我看這些東西真的很淡然,像是必然發生,面對一個不理人民想法的政府,你可以怎樣呢?相信香港政府要做的事,包括政改、房屋、教育、醫療等的問題,一定比這些事情迫切,但政府管治團隊有認真去面對嗎?「委過於人,無濟於事」,是現時特區政府管治團隊的態度。你會奇怪,我不直指梁振英。自從佔領行動之後,他真真正正是一件廢物,不值一提。

 

最後,談到法律的問題,若果大家有留意的話,現時政府所處理事情,真的是依法辦事嗎?相信只是一個口號!尤其是警隊,去到無法無天的地步,我們可以怎樣呢?就這個問題,我和很多台灣朋友,包括當地警察談過,情況是不同,我會另文再談。以下的一段演辭內容,很值得大家深思目前香法律地位是處於什麼的境況:

「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暗批,港府官員在發言中常強調法治概念中的『守法』元素,開口『依法』閉口『依法』,聽來似對『法治』必恭必敬,但這種說法或會適得其反,誤導了公眾有關『法治』的意義。他稱過份強調『守法』是極權政府特徵。」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解放軍     法治     香港青少年軍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