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大家常常都看到一些香港人包括小弟寫些關於大陸的東西,都是負面的多,但是均寫出事實。我不是國情專家,我只是一個從1976年開始,經常要上大陸的人,所見的都是較為底層次的地方和人物。所以,我對國家領導人的動向和事物,都不會關心。而我更加認為,這些國家領導人的事情,大家都不能很精確的去證實,就當聽小說或者故事來處理。

 

若果有朋友和小弟一樣,經常接觸大陸基層的事物,稍作比較,就知道一些香港政府官員和香港人,為討好大陸政府和大陸人而用盡方法和言論去矮化自己,這一點我是很不高興的。還有一點香港人都是做錯的,就是盡量迎合大陸人,認為抽煙和狂飲酒才是禮貌,這一點我絕不認同,一位前高官就是犯上了這個錯誤,更將這些不應是香港文化帶回香港。雖然他可能不需要負上刑責,但引用台灣人常用語—「社會觀感」不好。我就算在公事交流或者私底下約會,是一個不抽煙的人,所以來者必拒,並說明我不抽煙的,也拒絕飲大陸的白酒或者其他烈酒。因為怕這些酒是假酒,而越貴就越假,太傷害身體。若果要飲,我會飲一些從香港帶過去的洋酒、紅酒,或者當地的啤酒。

 

從來都不喜歡投資和大陸有關的股票和樓房,身邊只留著一點人民幣現金作隨時之用,也不會在大陸銀行開戶口,不買大陸樓,買了都是送給親友。因此,常常都被大陸親友笑我太堅持,太執著,並錯失了「發達」的機會,這一點我是承認的。因為大陸政府的法律,可以隨著領導人改變而改變,一天不承認就不承認,你也不要問一句,大家看到中英聯合聲明就知道。就一句「唔信共產黨」,在過去的十多年,相信賺少了幾個七位數字。不過,我一點也不後悔,也過得心安理得,主要是我有基本收入終老,也不會因為賺少了而不開心。

 

再說回我和大陸人的感情,他們若果從1976年認識我到現在,都對我很尊重,可能流於表面,但我真的不介意。因為一些現在有點錢的人,當年只是一個中學生或者更細,一些事情會從他們長輩聽出來,所以,我從不擔心在大陸會有什麼事發生。就算發生,也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其實八九六四是我對大陸完全改觀的轉捩點,從那時開始,我對這個國家的看法完全不同。我認為這個國家是一個能夠殘殺人民,殘殺學生的國家,是不能忍受。所以,從那時開始,已經沒有參加大陸的投資。當年,因為大陸還未亂來的發展,損失真的不大。

 

現在上大陸,我較喜歡談的話題是到世界旅遊,大陸的封閉和外國自由民主的區別,人民幣如何從廁紙變成真銀紙等。這也是一言堂,喜歡就聽和搭嘴,不喜歡的就不用聽。每次我都會提到簽證的問題,香港人現有的優厚條件是很多地方都免簽證進入,而大陸就沒有這樣的優惠,就算有都是到一些戰亂或者會很容易出問題的國家,但也不多。就算我們需要簽證的國家,條件和收費都不同,例如美國簽證,他們只能簽三年或更短,而每次也有期限,不得超過十五天到一個月,而我們可以開車到加拿大一次,再回美國就可以停留六個月,而收費雖然一樣,但條件就不同,他們聽了真的酸溜溜。再談我最喜歡的自駕遊,他們更難堪,因為他們不能拿到國際車牌,意思是,在台灣連機車都不租給他們,而製造一些所謂電池單車來迎合他們,但效果就差很遠。

 

當然,也提到外國的自由和大陸封閉的分別,一位年輕的大陸人也搭了嘴,並告訴大家,他曾經在台灣預約參觀總統府,而他們就去到馬英九辦公的大廈內,而總統府的大門,就在路邊,簡單核實身份就可以進入參觀。我再談到,在美國白宮門前和奧巴馬說早晨的情景,相比之下,他們不要說要到國家領導人所在地參觀,更加連附近範圍也不能走近。不要說國家級,連省級的地方,也是不能接近。看來,香港也跟隨其後,大家看看政府總部和特首辦會客室就看到端倪。

 

大陸的朋友會講到他們的民生和政治,小弟也不會搭嘴。只是聽到一些不確的訊息,就會提醒他們要認清事實而已,例如講到黃之鋒,他們將黃之鋒打成一定要殺的壞份子,是由美國特工訓練出來的反政府份子,而他的父母是六四時走難到香港的民運人士,孩子生下來就要送到美國受訓來反政府。我就會問他們消息何來,而再問他們有沒有見過黃之鋒的真面貌,或者有關黃之鋒在香港的消息,答案都是沒有。所以,和大陸親友傾計,最好就講大陸野,扮認識,問一些有趣的問題,大家就會開心些少。

 

最近,廣州開了一開「保稅」商場,並在市區繁榮的地方商場開設試點,其門如市,所有進口貨物都以低稅來出售,而一些奶粉和紙尿布都被搶購一空。據講,他們還會在廣州以外的近郊地方,搞一些更大型「outlet」形式的保稅商店,還會賣電器等的進口貨品。因此,我從來都不認同上水那些人稱之為水貨客,應該是走私客,他們主要這樣做,是逃避國家的關稅,影響大陸的稅收,所以跟走私一樣,算是違反刑法。但大家應該明白國情,只要海關不認為你犯法,說了算,你就是合法。所以,稱之為水貨來過關。

 

從個人過去的經歷和現在的變化,我們香港人真的要矮化自己來迎合大陸人嗎?我就覺得無這個必要。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香港人     中國人

發表評論